这一有关,阅文集团亮相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加速网络文学跨文化传播

图片 1

没有一种文学,能像网络文学一样,在跨文化的语境中肆意穿梭,招徕难以计数的读者。在泰国,中国网络小说《扶摇皇后》《有匪》《调香》《花开锦绣》等已被翻译成泰文,常年雄踞书店畅销榜榜单。在日本、欧美等国,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动漫、影视作品同样表现力不俗。经过20多年的发展,网络文学,这一“东方文化奇观”的辐射力、传播力和影响力,常为人所乐道。

9月16日晚,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Canada Chin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落幕,阅文旗下优质IP改编作品《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大电影,与电视剧《将夜》斩获“最佳动画奖”及”最佳电视剧奖”。

首届海南岛国际图书(旅游)博览会11月15日在三亚开幕。谈及中国网络文学出海话题,多位业界人士认为,“网文出海”逐渐成为海外读者认知中国的重要载体,或成中国网络文学下一个爆点。

当地时间9月16日,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落下帷幕。《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将夜》分获“最佳动画奖”和“最佳电视剧奖”,两部作品共同点在于,均是网络文学改编影视作品。“网络文学作为互联网时代下‘故事’的形态之一,正成为当下的‘世纪红利’。”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教授夏烈断言。

同时,电影节组委会及由清华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阅文集团等联合发起成立的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联合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在电影节期间共同举办了跨文化传播论坛、女性视角影视论坛等一系列活动。此外,中国的网络文学作家还在多伦多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教授李彦、加华作家施定柔等展开对话,促进中加文化交流。

“唐家三少”是中国网络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本名张威的他自2004年开始踏足网络文学,已创作多本畅销作品。张威认为,网络文学诞生至今,付费阅读、无线阅读这两项普惠变革的先后出现,推动了行业飞跃式发展,“网络文学走向海外,随之而来的海外版权的衍生是第三次普惠,将会促进网络文学的下一次爆发。”

网络文学是众人书写的中国故事

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表示,好的内容没有国界,它也吸引全球范围内的更多人融入到网络的全球生态中。阅文也将进一步推动网文生态出海和文化出海,探索网文模式全球落地的更多可能,为中华文化的传播开拓新的道路。

张威分析称,虽然外国人了解中文之美门槛较高,但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发行依然有独特优势。“故事是世界性的,网络作家最注重的其实就是故事。这些故事若经过国内读者的认可,那么它走向世界,全世界的读者同样会喜欢。”他说。

“世界通用文学的最小单位不是语言,而是故事。”中加国际电影节期间,作为清华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阅文集团等联合发起成立的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首次亮相海外的活动之一,跨文化传播论坛同期在蒙特利尔康考迪亚大学举办。

网络文学加速实现跨文化传播

正如张威所言,2014年,一群外国人因为痴迷中国网络文学中的武侠故事,自发翻译一些作品到一个论坛,即“武侠世界”论坛,引发社会各界对网文出海的广泛关注。

夏烈认为,在信息技术的发展、文化工业的裹挟下,文化产品开始呈现多样化的发展趋势,但故事作为每个人的人生剧本、老百姓的精神食粮,却始终是贯穿人们生活与年岁的谈资,“故事比语言大,越是精微的语言越是有局限,比如一个说法是‘诗不可译’,而故事很少被认为是不可译的。”作为最具陪伴感的文字表现形式,来源于生活的故事在经过加工后,逐渐脱离现实并高于现实,成为了一个文化标签。在他看来,网络文学是有关“故事”的叙事,而它之所以能成为“世纪红利”,与文化工业以来的技术、资本和大众文化有关,“事实上,故事早就搭上了文化工业这班车,向着互联网时代的信息经济挺进。”

作为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首次亮相海外的网络文艺海外传播系列活动之一,跨文化传播论坛暨优秀网络文学海外推介发布会于9月14日在蒙特利尔康考迪亚大学展开,活动由基地执行方、中创文艺智库集团负责。

中国网络文学的影响逐步溢出国境,有观察人士将之与美国好莱坞、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现象。一些企业抓住其中机遇,在海外开枝散叶。笔名“横扫天涯”的网络作家杨汉亮供职于阅文集团,其集团在2017年上线海外门户网站“起点国际”,是一个专事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平台。

在互联网时代,写作权被重新还给“草根”,人人皆可表达、皆可创作。于是,过去30年,一个从无到有的写作群体迅速扩大,并掌握了“说故事”的话语权,这便是网络作家群体。当下,中国主要网络文学网站的驻站作者已达到1755万人,去年,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到2442万部,全年新增795万部。比起传统小说的精英化书写,网络文学所具有的草根特质以及无门槛的阅读条件,显然更易于俘获读者。有一个数据可提供佐证:截至去年12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4.32亿。同时,网络文学也有极度类型化的特点,从穿越、校园、都市、未来、灵异等细分类别可以看出,更强调叙事表达的网络文学,不仅从各个角度激发写作者的创造力,也试图以铺天盖地、无所不包的姿态,吸纳更多的读者。同样,身为草根叙事的网络文学,也更容易在跨文化环境中,以共通的故事性表达,吸引其他文化背景下的读者。

图片 1

“上线两年多时间,起点国际覆盖一百多个国家,已经翻译的作品四十多部,累计访问用户超过四千万。”杨汉亮介绍,“起点国际”还开创了原创功能,短短一年时间已经注册了外国作者4.8万人,原创故事达到78000部,其中收入最高的作者月收入一万美元以上。

“网络文学是体量巨大的、众人书写的中国故事。”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形容,“上世纪90年代,随着互联网兴起,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国故事逐渐显现。”这个中国故事里,既有中国远古神话的解读,也有西方奇幻文学的灵感,既有莎士比亚的浪漫主义,也有鲁迅的批判色彩。“”肖惊鸿认为,伴随着媒介迭代效应,天生带有跨文化传播基因的网络文学让各国年轻人之间有了更多共享的文化经验。因此,“在网络文学加速实现跨文化传播的现实语境下,我们一方面需要尊重并正视世界各国人民对文化多样化、差异化的需求,一方面也要积极正面地推动以网络文学为核心源头的文化产业更快更多更好地走出去。”

本次活动中,中加双方共同探讨了网络文学跨文化传播现象、问题及趋势,以顺应网络文学艺术国际化发展的需要。期间,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东亚文化系教授王仁忠,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教授夏烈,以及著名网络作家蒋胜男发表讲话,同时阅文内容运营总经理杨晨,阅文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大神作家二目,著名网文作家酒徒、刘波、郭羽等也受邀一同参加主题为“世界舞台
中国故事”的圆桌论坛。此外,本次会议还发布了“2019网络文学海外推介”榜单,彰显了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的成绩。

网文出海在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看来,是“必由之路”。

放大网络文学“破界”能力

尽管两国在影视内容、文学创作上存在些许差异,但双方都积极在互联网时代下寻求具备规模效应的文化出海形式,以创新精神引导文化繁荣发展。网络文学作为基于中国互联网土壤萌发的一大文学展现形式,正展现出迅猛的发展势头。在政策的扶持、企业的积极布局下,网络文学以其“故事性”满足了跨文化传播、海外阅读市场的需求。

“出海是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内在诉求和外在表达。”肖惊鸿说,在与生俱来的跨文化传播基因加持下,中国网络文学在创作内容上不仅传承了中华文明,还广泛吸纳了世界先进文化。

网络文学这一“世纪红利”,表现是多面性的。一批批付费用户为行业发展及原创内容生产奠定基础。此后,网络文学持续朝全产业链推进,由其改编的动漫、游戏、影视等衍生内容,源源不断地供给文娱产业,成为原创内容领域的主力军之一。基于网络文学衍生出的各类内容展现形式,正在加速扩充“故事”的延展面,真正实现了与文化工业的深度结合,形成了独属于“内容IP”的发展优势。

此外,阅文集团还与中创文艺智库集团、hybirde达成战略合作意向,未来将展开更多创意衍生合作。Hybride是全球领先的影视制作公司,参与制作的代表作品有《星球大战》系列、《饥饿游戏》、《降临》等。

肖惊鸿认为,出海背景下整个中国网络文学行业不仅要满足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还要助力于世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特征。

极富吸引力的网文“故事”的另一面,是海外市场对此表现出的旺盛需求。网络文学最早风行海外,源于少数翻译组的自发行为,正如它在国内走过的足迹一样,用户自发创作成为其蓬勃发展的基础。在海外,读者翻译—追更—自发打赏,很快形成了线上阅读的雏形,进而诞生了一批专业性的,基于网文翻译、传播的文学网站。“审新审奇和情感共鸣是网文能跨越文化差异,很快俘获读者的原因。”阅文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说,追求新奇有趣的东西是人类的共性,所以才会有对异国文化的好奇和向往,这是跨文化传播的切入点,“而情感是人类所共有的,好的亲情爱情和友情可以无文化差别地打动读者,让他们喜欢。”

网络文学正成为当下“故事红利”

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经过了三个阶段。早期以数字版权和实体图书出版为主,随后发展到建立海外门户起点国际,规模化对中国网文进行翻译输出;再到如今开启海外原创,将中国网文的成长和运营模式带到海外,培育更多海外本土优质作品和忠实用户。目前,起点国际除上线约500余部中国网文作品,累计访问用户超4000万外;由海外作者原创的网文规模也日益扩大,现共上线原创英文作品6万余部。西班牙作者的Last
Wish System(《最终愿望系统》),新加坡作者的Number One Dungeon
Supplier(《第一秘境供应商》)等均收获高人气。

除了以阅文集团为首的互联网企业对助力文化产业建设进行了总结以外,本次论坛还邀请了中加作家与学者就“跨文化传播”的特点、问题展开了讨论。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认为,网络文学是前所未有的、体量巨大的、众人书写的中国故事。伴随着媒介迭代效应,天生带有跨文化传播基因的网络文学让各国年轻人之间有了更多共享的文化经验。因此,“在网络文学加速实现跨文化传播的现实语境下,我们一方面需要尊重并正视世界各国人民对文化多样化、差异化的需求,一方面也要积极正面地推动以网络文学为核心源头的文化产业更快更多更好地走出去。”

“大部分作品的世界观架构深受中国网文的影响,蕴含奋斗、热血、努力、尊师重道、兄友弟恭等中国网文和中国文化元素。”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认为,网络文学内容具备跨文化传播的基础,好的故事可以跨越区域、文化、民族的限制,感染读者、引发共鸣,“读者为了更好理解仙侠小说中的升级体系,会衍生阅读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和神话故事。而中国文化的价值观,也能通过网文进一步传递出去。”当下,全球用户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关注,既不是对东方文化猎奇式的欣赏,也不只是单纯的娱乐快消,而越来越成为满足精神需求和文化需求的日常性文娱消费。“网络文学天然具有突破界限的能力,我们期望放大这种‘破界’的能力,让网络文学从内容到模式,乃至生态都能够扎根全球。”

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教授夏烈表示,“世界通用的文学的最小单位不是语言,而是故事。”在信息技术的发展、文化工业的裹挟下,文化产品开始呈现多样化的发展趋势,但故事作为每个人的人生剧本、老百姓的精神食粮,却始终是贯彻人们生活与年岁的谈资。作为最具陪伴感的文字表现形式,来源于生活的故事在经过人们的加工后,逐渐脱离现实并高于现实,成为了文化标签。而网络文学作为互联网时代下“故事”的形态之一,也正成为当下的“世纪红利”。基于网络文学衍生出的各类内容展现形式正在加速扩充“故事”的延展面,真正实现了与文化工业的深度结合,形成了独属于“内容IP”的发展优势。

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认为,审新审奇和情感共鸣是跨文化传播的关键因素。追求新奇有趣的东西是人类的共性,因此对异国文化的好奇和向往就是跨文化传播的切入点。而情感是人类所共有的,好的亲情爱情和友情可以无文化差别地打动读者。阅文集团大神作家二目则表示,文化的传播立足于经济的发展,而文化中往往是最通俗易懂的内容会最先被民众所接受,因此网络文学充当传播先锋军可谓水到渠成之事。

著名网络文学作家蒋胜男则对未来的发展速度充满了乐观,她比喻称:“所谓的跨文化在智能时代很可能是这个山头的原始人,讲了一个自己从虎口脱险的故事,而另一个山头的人听到了这个故事,因此从老虎嘴里逃脱。他可能把他打猎到的那块肉,送给第一个讲故事的人,这就是人类第一次跨文化传播,这块肉也成了人类史上第一笔稿费。或许在今天,从亚洲到美洲,历程不会比原始人从这个山头到那个山头更艰巨,而我们传播的方式,也历经各种载体的变化,网络文学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更方便,更快捷。也许未来的网文跨文化传播,应该研究怎么样跟外星人对话吧。”

女性视角展现“她经济”市场需求

本届电影节还举办了女性视角影视论坛,多角度展现了国际化背景下,女性对于影视作品的内容需求。论坛嘉宾Beverly
Shaffer长期任职于加拿大国家电影总局,曾获得奥斯卡奖最佳导演奖以及40多项国际荣誉奖,她表示:“好的故事永远是最重要的元素,哪怕语言不通,好的故事仍然能通过影像打动人心。“加拿大华裔导演、纽约亚美国际电影节最佳新导演奖获得者和晓丹也持同样观点,“坐在大屏幕前,好的故事会带着你走完主人公的全部心路历程。”

阅文集团版权开发总经理王芸则阐述了近年来中国女性观影习惯的转变历程,她指出,在“她经济”背景下,女性用户对影视内容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展现当代女性独立人格的《延禧攻略》、兄弟情谊的《陈情令》等火爆作品就是女性观影偏好发生转变的佐证。著名网络文学作家、编剧匪我思存认为,文娱产业无性别限制,正能量是最好的审美。人类对文娱作品,尤其影视作品最终的需求必然是积极的、向上的、成长的,反映正向价值观和正能量的。这才是不同国家,不同族群在文娱产业、影视产业中互通的价值观。

虽然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已经拉下了帷幕,但中加两国的文化交流并不会止步。随着跨文化传播越来越成为世界文化关注的焦点,科技与资本的介入将会加速优质内容的全球传播。作为中国领先行业的正版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IP培育平台,阅文集团将持续以网络文学为传播媒介,在科技进步以及和全球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下,推动中国文化辐射世界,加速实现“好内容,无国界”的美好愿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