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明清时期越南人眼中的中国,中越合作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和越南汉喃研究院合作,历时3年编纂的大型文献丛书《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近日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6月13日,《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举行新书发布会。

新闻中心讯
大型文献丛书《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是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和越南汉喃研究院合作,历时三年精心编纂的成果,日前由复旦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6月13日,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越南汉喃研究院与复旦大学共同举办《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新书发布会,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焦扬、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陈立民、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院长葛兆光、越南汉喃研究院院长郑克孟、复旦大学出版社总编辑贺圣遂到会并致辞。来自国内和越南的数十位专家齐聚一堂,追溯1314年至1884年五百多年间的中越文化交流,研讨东南亚文化的形成与发展。

越南汉文燕行文献是指历史上越南官方使节北使中国,或民间人士来华旅行而撰述的相关汉文记录,其主要形式为燕行记、北使诗文集和使程图。《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搜集了现存于越南的79种独立成书或成卷的燕行文献,从一个特殊的侧面,系统地展示了公元1314年至1884年这500多年间中越两国友好交往的历史,同时也通过“异域之眼”,直观感性地呈现元明清时期的中国。

图片 1

此套文献集成是中越双方学术机构和学者通力合作的成果。越南汉喃研究院提供了丛书所收大部分文献的清晰扫描件,并搜辑了部分作者的传记资料。复旦大学方面则负责文献的真伪考订、编年排次、提要撰写和影印出版,为此多次派员赴越南,核对相关文献原书,查验扫描文件。此次编撰不仅对各相关文献的实际作者和撰述年代多加考辨,还纠正了现在通行的越南汉喃文献目录中的不少错误。整体学风谨严,结构规整。

越南汉文燕行文献,是指历史上越南官方使节北使中国,或民间人士来华旅行而撰述的相关汉文记录,其主要形式为燕行记、北使诗文集和使程图。《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搜辑了现存于越南的79种独立成书或成卷的燕行文献,以影印文献原书并为每一种文献撰著提要的形式,从一个特殊的侧面,系统地展示了公元1314年至1884年这五百多年间中越两国友好交往的历史,同时也通过“异域之眼”,直观地呈现了元明清时期中国的感性样态。

2010年是中越双方政府拟定的中越友好年,又恰逢中越建交60周年和越南首都河内(古名昇龙)建城1000年。当年从包括昇龙在内的越南各地出发来中国的那些越南燕行人员在中华大地上留下的充满情感的文字,汇聚在今天出版的这部《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中,无疑已成为中越两国乃至东南亚汉文化圈诸国友好交往历史的重要见证。(文/姜华)

元明清时期越南人眼中的中国,中越合作。《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收录的,主要是越南陈朝、后黎朝、西山朝和阮朝出使中国的燕行使者的著述。当年来华的使臣,如冯克宽、阮宗窐、黎貴惇、阮攸、潘辉注、李文馥、阮文超、裴文禩、阮述等,在越南国内均是极一时之选的著名文臣,不仅汉文修养甚高,对中国历史文化也十分熟悉。燕行途中他们娴熟地运用汉文撰述使程日记,书写往来公文,以汉诗咏叹摹写各地风光,并与中国朝野士绅文字交流——前期经过南京和后期经过湖南的使臣,留下参与当地文人诗文之会的唱和诗作尤其多——到北京后又用汉诗汉文和朝鲜、琉球两国使节唱和赠答,并以能用汉文相互沟通而深感自豪,这充分表明在20世纪以前的东南亚,由中国人创造发明的汉字及其书面语形式——汉文,确实和早期欧洲的拉丁文一样,具有跨国界通用语的功能,并成为东南亚汉文化圈形成与发展的重要基础。

丛书出版序言(节选)

当年的越南使者来华,大部分是通过镇南关(今友谊关)进入中国的。在经过广西和两湖后,其行进路线因历史时期不同而大致分为前后两路,前期东折沿长江顺流而下,经南京北上赴燕京;后期则在湖北渡长江,北上河南过黄河,再经河北抵燕京。其旅程经历大半个中国,往返往往要花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由于行程漫长,经历丰富,加上外国人对异国他乡的好奇,这些燕行人员在中国境内所撰述编绘的有关中国的文字或图像,时常比中国本土同时期的记录更为细致、直白而不加修饰,成为今天我们追溯往昔时代生活细节与真相的重要的参考文献。《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所收诸书中,既有像道光皇帝中年就齿牙落尽那样的当时中国官绅绝不敢形诸笔端的内廷实录,也有如近代著名诗人陈三立现存最早期的两首佚诗这样重要的文史文献;既有李文馥以汉诗所绘鸦片战争前清政府尚对澳门行使主权时的当地和煦风光,也有黎貴惇用汉文所述乾隆年间使程舟船因伴送钦差的管家勾结船主沿途贩卖私盐,导致归程延滞之类的官场腐败现象。此外,4种使程图细绘镇南关至北京所经路线和各地名胜,对广西、湖南的水路、塘汛描绘尤详。凡此均从不同的视角,真切地显示了当时中国的诸多实相。

葛兆光(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院长):

图片 2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在上海刚刚成立时,我曾经提出把“从周边看中国”作为重要研究课题之一。简单地说,就是我们对于中国的自我认识,不仅要走出“以中国为天下中心自我想象”的时代,也要走出“仅仅依靠西方一面镜子来观看中国”的时代,学会从周边各种不同文化体的立场和视角,在这些不同的多面的镜子中,重新思考中国。

《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是中越双方学术机构和学者通力合作的成果。越南汉喃研究院提供了丛书所收大部分文献的清晰扫描件,并搜辑了部分作者的传记资料。复旦大学方面则负责文献的真伪考订、编年排次、提要撰写和影印出版,为此多次派员赴越南,核对相关文献原书,查验扫描文件。参加提要撰写的,则是复旦的教师、文史研究院博士后人员、古籍所培养的文献学博士与硕士,以及历史系本科生。现在面世的《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不仅对各相关文献的实际作者和撰述年代多加考辨,纠正了现在通行的越南汉喃文献目录中的不少错误,而且同一作者所撰各书,或同一书的不同版本,如果篇章、文字或图像都不太完备,则各本都加影印收入丛书,整体学风谨严,结构规整。

无论在日本、朝鲜还是在越南,有关中国的文献包括汉文书写的文献都相当丰富,我们相信,这些文献恰好能够让我们“跳出中国,又反观中国”,了解中国的真正的历史和文化特性。

2010年是中越双方政府拟定的中越友好年,又恰逢中越建交60周年和越南首都河内(古名昇龙)建城1000年。“偶合夤缘千里外,相期意气两情中。”当年从包括昇龙在内的越南各地出发来中国的那些越南燕行人员在中华大地上留下的充满情感的文字,汇聚在今天出版的这部《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中,无疑已成为中越两国乃至东南亚汉文化圈诸国友好交往历史的重要见证。

学术研究最重要的是拥有基本文献,没有文献的论述只是纸上谈兵,因此,我们把越南、朝鲜、日本所藏有关中国的汉文文献的收集和整理,当作复旦文史研究院这一研究课题起步时期的基础工作。其中,跨越元明清三代长达数百年,来自日本、朝鲜和越南等东亚诸国的使臣、僧人、学者、商贾在中国出使、旅行和游历时留下的汉文记录,就尤其值得格外关注,因为这些“亲历中国”的异乡人,可能比本土人士更加敏感,会注意到文化、风俗和政治上的差异,而这些民族、传统和国家立场不同的旅行者,不仅会对异国有实录,也会有批判甚至想象,当然,也呈现着曾经共享一个文化传统的各国之间,人们曾经有过的友谊和交往。

2007年,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成立时,该院院长葛兆光教授提出“从周边看中国”这一重要课题。葛兆光教授认为:“我们对于中国的自我认识,不仅要走出‘以中国为天下衷心自我想象’的时代,也要走出‘仅仅依靠西方一面镜子看中国’的时代,学会从周边各种不同文化体的立场和视角,在这些不同的多面的镜子中,重新思考中国”“尽管中国自身的史料之多,常常被用‘汗牛充栋’、‘浩如烟海’来形容,但是这些来自异域的资料仍然有其价值,因为它记载着有另一个立场,它的评价有另一种眼光,它的观察有另一种角度,因此这是一些很有价值的新资料。”
复旦大学出版社董事长兼总编辑贺圣遂认为,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文化以其博大精深的无穷魅力吸引了诸多邻国的眼光,影响遍及东南亚,汉文化对东南亚文化的发展和繁荣起过积极的、重要的作用。《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是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从周边看中国”研究课题的重要成果之一,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中国与越南的文化交流样貌。贺董事长介绍说,以《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出版为契机,复旦大学出版社还将与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及日本、韩国相关研究机构合作继续推出《韩国汉文燕行文献集成》、《日本汉文燕行集》和“日本汉籍荟萃”,为学界研究中华文化的对外传播和东南亚文化的交流提供第一手的必备文献。可以预见,本丛书及“从周边看中国”后续其他丛书的出版,必将促使海内外各界较以往更多地关注中国和东南亚周边国家的历史因缘,更加重视东南亚汉文文献资源利用与研究,进而更深入地体认汉字文化在世界文明史上的重要地位与深刻影响。

我想,无论是实录、批判、想象或是友情的记录,都是古代越南、朝鲜和日本人对中国的感观和看法,它可以成为我们中国人自我认识的新资料。

郑克孟(越南汉喃研究院院长):

在越中邦交史上,两国使者在多个世纪里不断接触交流。关于越中邦交史的书籍资料原本相当丰富,但保存至今却并不算多。越南汉喃研究院和其他图书馆的汉喃书库中目前还保存着一批史料相当丰富的北使文献,其中大部分是越南使臣出使中国时用汉文撰述的各类作品。越南社会科学院所属汉喃研究院认识到这批文献的重要价值,因此与中国上海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合作,对有关材料进行收集和整理,编纂出版《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这一丛书。

此套丛书选择收录的文献,包括53位越南作者的79部作品,文献原件主要存放于汉喃研究院的汉喃书库(越南汉喃书籍的主要收藏地)中。越南国家图书馆的汉喃书库中只有三部相关作品,其内容与汉喃研究院的所藏书籍重复,因此未列入这次收集的书目中。

《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的出版形式是原书影印,每种文献前都有一篇向读者介绍该文献作者及作品内容的解题。

专家点评学术研究价值

葛兆光(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院长):首先,这是世界上首次集中编辑和出版越南使者在中国的见闻、纪行、唱和文献。越南汉文文献的研究,已经逐渐成为一个国际学术领域。其次,这些文献的价值,不止于一些中国见闻,可以作为中国史料为历史“拾遗补缺”,更在于它见证的是复杂的历史环境中的“文化认同”、“观念变化”和“国家意识”。因此,对于研究者而言,可以利用这些文献“从周边看中国”,对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产生新的理解。

周振鹤(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史料是历史的生命。与此前已经出版过的朝鲜燕行录相比,本丛书有两个非常突出的特点:第一,其选本都是稿本,其文献价值比刻本更珍贵。不但对历史研究起到拾遗补缺的作用,而且从中可以换一种眼光看中国。第二,越南使者穿越整个南北中国,路程比朝鲜燕行路程要长,看到的东西非常丰富,内容极其广泛。

王振忠(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本丛书汇集了非常稀见的珍贵的资料,与朝鲜燕行文献不同,越南燕行文献里有彩色的路程图,这对于研究者很重要。

陈引驰(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古时,中国的僧人到印度去留下了一些文献,如《法显传》、《大唐西域记》、《往五天竺国传》等。做印度研究,如果没有这些文献,印度的历史就无法重现。对于学术研究而言,《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有同样重要的意义,它对于我们了解中国、中越两国,是极其重要的文献,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章清(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晚清社会变动太快,文献保存很不理想。现在的确需要通过周边国家在晚清时期的出版的史料。从这个角度讲,《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的出版,特别值得表彰。

专家探讨文化交流价值

焦扬(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上海市版权局局长):丛书见证了中越两国友好交往的历史,其后续的《韩国汉文燕行文献集成》、《日本汉文燕行集》和“日本汉籍荟萃”的出版、并得以远销海外,从中国和周边国家的文化交流入手,找到了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一个契入点,这是一种非常可贵的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探索。

陈立民(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和越南汉喃研究院合作完成的《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是国际学术合作的典范。

郑克孟(汉喃研究院院长):丛书的出版不仅是越中学界合作的典范,也是越中友好年的一份大礼。

贺圣遂(复旦大学出版社董事长兼总编辑):《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是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从周边看中国”研究课题的重要成果之一,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中国与越南的文化交流样貌。不仅有益于学术研究的深入开展,对于加深各国友谊,增进相互了解,更好地发展中国与当今诸邻国的关系,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专家共商学术出版价值

焦扬(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上海市版权局局长):《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是上海2010年重点出版的图书,也是在中国出版的第一部越南人看中国的大型文献集成,它见证了中越两国友好交往的历史。希望复旦大学出版社与相关的发行业界的同行继续努力,做好这套丛书的宣传、推广、发行、营销工作,使中越文化学术研究的优秀成果得到更好地传播。

立足文化建设,坚守文化本位,是上海出版业的光荣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今天继承了这样的传统。坚持对学术出版的追求和孜孜不倦的专业精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种自觉的、坚持不懈地为推动学术出版甚至不计较经济利益的的学术眼光和出版眼光,在当前的出版业改革发展当中,更是值得大力提倡。多年来的不懈追求和努力,复旦社得到了业内同行的认可和尊敬,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

赵昌平(上海古籍出版社总编辑):从学术出版上看,大项目不是大而无当的东西,而是主持者站在学术前沿,花气力发掘的真正有学术价值的重要选题。《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无疑体现了复旦社及其主事者的学术眼光、编辑能力和运营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