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浦内二小学组织观看大型纪录片,六十载的坚守与追求

图片 3

教师生涯的启程

师者,人之楷模也。教师,只有树立高尚的师德,才能承担起教书育人的责任。于漪老师,正是用她坦荡的胸怀、执著的事业心和对学生慈母般的爱承担起了这份教书育人的责任,并成为了杰出的师之楷模。10月10日下午,校党支部组织全校教师集中收看大型纪录片《教师》,会后,要求全体教师开展师德大讨论活动:在您的心目中,磁性教师的形象是什么?教师们纷纷感言:教师是以人育人的工作,要教给孩子知识、培养他们的能力、熏陶他们的感情;教师是生命与使命同行的职业,于老师真正将教师这一职业当作整个人生来演绎,于漪老师才是真正的老师,真正的教育工作者;一辈子学做老师才是教师的磁性所在;心目中的磁性教师形象就是教师要具备定力和文化判断力,要具有坚持精神和人格魅力,要以教师人格塑造学生的人格。纪录片带给全体教师的感悟就是60年的坚守,60年的等待,于漪老师用一辈子做教师的经历兑现了她一辈子学做老师的诺言。教书就是用生命在歌唱,这句话深深地烙印在了所有教师的心中,在所有教师的心灵中余音久久,相信内二小学的每一位教师都会带着自己对教育事业的一份热情不断前行!

央视网消息:“我上了一辈子课,教了一辈子语文,但还是上了一辈子深感遗憾的课。我做了一辈子教师,一辈子在学做教师!”作为我国首批语文特级教师、当代著名语文教育家,迈入耄耋之年的于漪依然站在教育改革最前沿。她写下400多万字的论文专著,上了近2000节的公开课。从一盏青灯守着一方书桌开始,她钻研”用语言黏住学生”的方法,
把每一节课都当成一件艺术品。她用一片丹心,收获桃李满园。

生逢一个教育救国的年代,她传承师者、启迪来者,用一颗简单纯净的心默默坚持了一个甲子的年岁。近年的育人经历本已近乎奇迹,而高龄多岁却依然每天坐在向南临窗的方桌前,审阅教材、培养名师,平凡景象令人动容。她的学生时代告诉我们:这是言传身教的力量。

上世纪50年代,于漪从复旦大学毕业走进中学校园。在学生们眼中,于漪老师上语文课,就是一堂堂扎扎实实的育人课。教育学出身的她最初教历史,后改行教语文。但仅仅三年,就成为骨干教师。要求学生诵读,于老师必定自己先熟读成诵;一手好板书,带动原本写字七歪八斜的学生写出一手漂亮的书法;声情并茂地诵读《正气歌》等经典,洗涤学生心灵。

金:您当初是自己报考的复旦教育学专业吗?

图片 1

于:其实太小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真正想到做老师是到高中,那时我上的是省立高中,碰到一些很好的老师,我觉得自己从不懂到懂,从知之甚少到知之较多,没老师的教育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学教育的一个原因就是受到这些老师的影响。我家里比较清寒,而学教育是免费的,学费、宿舍费都不用交。课如果教在课堂上就随着你声波的消失了,但是课是要教在学生身上、学生心里的,应该是一种生命的歌唱。

教书是手段,育人才是目的。在于漪的一堂公开课上,正讲到课文中“一千万万颗行星”时,甲同学发问:“老师,‘万万’是什么意思?”惹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甲同学猛然醒悟过来,满脸通红,头耷拉下来,垂头丧气地坐下了。

金:大学时代有哪些课是您印象比较深刻的?

于漪见状便问大家:“大家都知道‘万万’等于‘亿’,那么这里为何不用’亿’而用‘万万’呢?”所有学生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过来,没有人再发笑。

于:周予同的中国通史,周谷城的精选世界通史,曹孚的世界教育史。周予同的课主要是他的学问,过去我们是在子彬院200人的大教室上他的课,一堂课下来,他的板书密密麻麻,但是都很有条理。另外还有曹孚,他戴一个陀螺帽,上课老是这样(起身模仿,一手叉腰,一手高举),我们就叫曹孚为茶壶(大笑)。

乙同学站起来答:“大概‘万万’比‘亿’读起来更加顺口吧。”于漪表扬了乙同学,接着问:“大家还有没有不同的意见?”众生沉默不语。于漪便顺着乙同学的答案总结了一下:“是汉语言的叠词叠韵之美影响了此处的用词。”接着,于漪又问了一句:“那么请大家想想,今天这一额外的课堂收获是怎么来的呢?大家要感谢谁呢?请让我们用掌声表达对他的谢意。”

育人是教育的本质,教书要做到“胸中有数、目中有人”

大家的目光一齐射向甲同学,对他鼓起掌来。此时,甲同学又抬起了头,有了自信,不再垂头丧气了。

以不变应万变,这是于漪老师教给学生的方法,也是她自己教学方法的写照。不变的“育人”之道融入各种教学内容中,使她的“教书”之术变得更加灵活与智慧。她认为每一个孩子都要有基本的文化判断力,才能突破盲目的激情。育人是教育的本质,耽误孩子的青春是一种罪过。人性善恶皆在,每个孩子都是可以教好的。

这个教学案例在上海教学界广为流传。高超的教学机智,加上一颗包容学生的大爱之心,使一个小小的细节显示出了名师真风范、学者大气度、师德高水平。

杜:理想的语文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

上世纪80年代,于漪成为中学校长。为了让年轻教师尽快成长,她首创了师徒带教方法,自己身先士卒。进教室听课,听45分钟,评90分钟,“怎么上更好?”手把手演示带教,讲得老师们心里热乎乎。

于:应该是立体的。语文教育是非常综合的,它包括文学、历史、哲学、自然科学等各方面,中外古今、无所不包。事物是普遍联系的,一定要有内在联系,要作哲学思考,抓到本质的东西以后,可以在同样多的时间里得到多方面的提升。孩子只有一个青春,所以耽误孩子的青春是一种罪过啊。在传授知识的时候应当把育人的良种撒播进去,要让学生真的体会到这些词不是僵死的符号,而具有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的意义。

图片 2

金:您觉得教书有什么方法和捷径?

一位青年教师从1976年开始,随堂跟踪了于老师的3000多节语文课。她最深切地感受是,于漪从来不重复自己,即使是同一篇课文教第二、第三遍,也绝对不重复,每节课都是一幕美丽动人的人文景观。

于:要感动学生就得先感动自己,教课的时候八个字很重要:胸中有数,目中有人。教育还要在一定的年龄完成一定的任务,这和成长规律有关系。孩子小的时候思想比较简单,就用语言工具让他表达简单的思想,做到文从句顺就行;到了高中就要表达细部,逻辑思维、形象思维不能再粗粗拉拉的了。教育是有阶段性的,层面不一样,定位很重要。

至今,于漪共带教了百余名全国各地的青年教师,他们有的已经评上特级教师,有的多次在全国教学大赛中获奖。于漪的教育理念,通过他们,让更多学生受益。身教胜于言传,师德为先。

孩子的不成熟是种常态

有人评论于漪说:“于老师的课很难学,因为她的教学没有模式和程式,天马行空,左右逢源。”

在她的眼里,每个孩子都是特别的。他们的稚嫩,或许只是违背了成人世界的规范。永远不要小瞧那些调皮鬼,他们的勇气和力量在这个社会难能可贵。那些被我们贴了标签的80、90、00后,也许有着各种各样的坏习惯,但在他们的灵魂深处,自主思考的能力值得赞扬。我们要学会正确看待他们,不要把自己的脏水泼在孩子的身上。

截至上世纪80年代,教育界还没有一个人系统完整地研究过教师学,而于漪把这个课题揽在了心里,她完成了两本教师学著作,《现代教师发展丛书》《现代教师学概论》,教育部把它们作为全国教师教育的培训教材,《现代教师学概论》成为中国第一部研究现代教师学的理论著作。

金:您现在的学生和以前的学生有什么区别?您又是如何看待80、90后的这些孩子?

在近60年的教学生涯中,
于漪坚持教文育人,推动“人文性”写入全国《语文课程标准》。主张教育思想和教学实践同步创新,主推上海市初级中学语文教改实验,主讲近2000节省市级以上探索性、示范性公开课,其中50多节被公认为语文教改标志性课例。

于:很难用一把尺子去衡量所有学生。有时候媒体把一代人的特征夸大了,譬如说90后都是自我中心、自我膨胀的,我想不完全是这样。孩子的成长过程当中的不成熟和缺点是常态,比如说调皮,其实调皮的孩子第一是身体好,第二就是点子多、思维活跃,这都是成才非常重要的基因。孩子调皮捣蛋要批评,但不应惩罚。正因为孩子是不成熟的,很容易被社会上的种种思想左右,所以要培养一个人的文化判断力。

图片 3

金:您好像经常当“救火队长”,管理一些比较调皮的学生和难管的班级,那您是如何“治乱”的呢?

杨浦内二小学组织观看大型纪录片,六十载的坚守与追求。退休后的于漪更竭尽全力地关注着中国教育的变化与发展,倾力写下几百万字著作,许多重要观点被教育部门采纳,为推动全国基础教育改革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她在各种场合大胆谏言。当新的课改刚刚启动,许多专家对课改的必要性提出质疑时,于漪立刻呼吁:以课程与教材改革为核心的基础教育改革,已经成为世界的潮流;当教育功利化的现象愈演愈烈,家长忙于带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学校忙于抓学校升学率的时候,她又形象而精辟的提出了“育人”和“育分”的理论,坚定地提出了“教在今天,想在明天”的理念,呼吁要让学生从过重的学业负担和重智轻德的重围中“突围”。

于:是的。曾经有一个孩子非常调皮,班主任训他,他就背对着老师。其实这个孩子读了很多书,也很喜欢美术,所以不能用小儿科的办法来管理。他后来在复旦附中读高中,我怕他闯祸,经常写信给他。只要你对他真心,他也会理解你。

12月18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100人获得改革先锋称号。于漪作为基础教育改革的优秀教师代表在列,她也是获颁“改革先锋”奖章中唯一的基础教育界代表。在语文课堂上,她教语言、教做人,当选首批语文特级教师;当班主任,她用爱的智慧,化解重重困难;在校长岗位上,她以远见卓识,托举教师队伍成长,将学校推上发展的快车道。

关于“治乱”,我很注重校风教风。在学校我们做到“三个一”:为人师表要一身正气,同时练就了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教师的形象对孩子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做教育,一定要换位思考,将心比心;做教师,一定要言行一致,身体力行。

“我一辈子的生命,和肩负着的历史使命结伴同行。”于漪总说,“如果下一辈子还叫我选择职业,我仍然选择这永远光辉灿烂、青枝绿叶的教育事业。”(视频来源:央视《新闻联播》;文字来源:解放日报)

国民情怀

教育的核心究竟是什么呢?信息的获得和累积只是“知道分子”的门槛,而非知识分子。思考和辨别的能力才是关键。教育向来无法突破政治的束缚,这绝不仅仅是我们,更不会只有我们。我们要教会孩子思考,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在文化面前有所取舍。我们交给孩子的是一把钥匙,而不是一扇开着的门。

金:您有一篇文章是《有中国心的现代文明人》,民族情怀的熏陶是否也是您深入到内心的想法?

于:求学和工作,一切都是为了民主。很多人说外国民主和自由,但他们的教科书却不是这样,他们的爱国主义建立在很强的国家利益之上,某种程度上讲,他们的的政治教育只是做得更加无形。我们要学外国,但不是照搬照抄,是要把他有用的东西拿来为我所用。东西方文化不同,所以老师一定要有文化判断力,不能盲从。

结语

从事着太阳底下“永恒之事”,她被许多人需要,被许多人仰赖,而对于自己,她只给了“合格”二字的评价。

金:您怎样看待您毕生所从事的这份工作?

于:我梦寐以求的就是把孩子们的地基打好,地基打得好、打得正、打得深,将来孩子才有发展的后劲。大家都说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工作,我体会到的是:教育是太阳底下永恒的事。没有教育,人才从哪里来?社会进步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人才啊。好的教育哪里来?每个教师都坚守岗位,拿出合格的质量,让国家放心、让老百姓开心,那么我做教师的就安心了。

于漪语录

□一辈子做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

□我有两把“尺”,一把是量别人长处,一把是量自己不足。只有看到自己的不足或缺点,自身才有驱动力,因为,“累累创伤,是生命给你最好的东西”。

□教育,一个肩膀挑着学生的现在,一个肩膀挑着祖国的未来。

□你既然选择了当教师,就必须用人民教师的良知来告诫自己,和市侩不一样,不能把教书当生意做,从学生身上揩油。

□如果只是教书,那么你就是教书匠、知识的二传手。不能忘记教书的目的是育人,这是大目标。

□只有当教师给学生带来思考,用思考来使学生折服和钦佩的时候,他才能成为年轻心灵的征服者、教育者和指导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