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智融合,旁人眼中的楷模

旁人眼中的楷模

于漪,这是一个在谈到新中国语文教育思想变革时不得不提的名字,也是无数中国教师心中的偶像。68年的从教生涯,于漪用“站上讲台就是生命在歌唱”的精神走出了自己的语文教学之路。“教文育人”“德智融合”等主张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被誉为“育人是一代师表,教改是一面旗帜”。

说起当代中国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闪现着耀眼光辉。她扎根杏坛70载,写下了400多万字的论文专著,上了近2000节的公开课,提出一系列教育理念,推进一整套教学改革,培育桃李无数,誓把中国建设成为教育强国。她就是上海市杨浦高级中学名誉校长、人民教育家于漪。

于漪用传统奠基了创新,又用创新光大了传统。于漪始终与时代同行,她长于吸取多元文化精髓,使思维既有缜密的特点,又有开拓的风貌。

开设公开课近2000节、培养三代特级教师、着述数百万字……如今已90岁高龄的上海市杨浦高级中学名誉校长、“人民教育家”于漪,依然以奋斗姿态站在教育改革和教师培养最前沿,践行着“让生命与使命同行”的铮铮誓言。

10月12日上午,致敬先锋模范培育时代新人人民教育家于漪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杨浦区少年宫举行。作为教育系统和杨浦区委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重要活动,400余人来到现场,聆听了这场感人至深的报告会。

于漪的讲话和报告始终具有时代主流词汇,这是对于时代精神的把握与运用。更令人敬佩的是她始终把时代精神的主流词汇放在中国传统教育思想的火焰中来锻炼,从而使她所运用的时代词汇不仅具有时代特征而且符合科学本质,从而历久弥新。
(根据陈军发言整理)

在她教过的学生中,有人在毕业十几年、几十年后,还能整段背出她当时在课堂上讲过的话;在她带教过的老师里,有人为了“抢”到前排座位听她上课,竟不惜专门配副眼镜,冒充近视眼……

一辈子做教师学做老师

一个人的梦想和年纪有关吗?一个人的行动和年纪有关吗?我很佩服于漪老师,是因为她在耄耋之年依然坚定着自己的梦想并有所作为,她没有停止学习的脚步。她把工作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因为热爱所以不遗余力。她没有因为日复一日不断重复的工作而厌烦,她不断地挑战着自己,没有因为年龄而有丝毫退却的意思。她总是认为自己还有很多能做的事情,并行动起来。她是一个好的语文老师,也不仅仅是一个好的语文老师。
(杜越采访手记)

于漪的语文课,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1947年,18岁的于漪考入上海复旦大学教育系。1951年于漪本科毕业,进入上海第二师范学校担任历史课教师。按照学校要求,1959年,于漪开始改教语文。当时,她还有些惴惴不安。为了备课、为了改掉自己的口语,我真的把每一句话都背出来,每一句话写出来每天早上走一刻钟的路,都是脑子过电影,怎么讲、怎么开头、怎么铺展开来、怎么样形成高潮、怎么结尾,我把它当作艺术作品来教课。

“流利动听,如诗一般,没有废话,入耳入心。”于漪的学生、原上海闸北区第二中心小学校长葛起裕说。

回看短片中的于漪采访,当天的报告人、杨浦高级中学校长向玉青感触颇深。她有一句名言,叫做一辈子做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她的公开课多达2000堂,其中近50堂公开课已成为教师教学研究和培训的经典。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语文教师,于漪带着人民教师的初心和改革创新精神不断探索语文教育的“秘密”。

向玉青说,于漪的每一堂课都是用生命在歌唱,用生命在实践。她总说:我始终对于自己的教学处于不满意的状态。因此要竭尽全力,学做人师。通过不断的自我训练,她成就了卓越。她出口成章,下笔成文,旁征博引,信手拈来。写文章,几乎不列提纲、不打草稿,在500格的文稿纸上,可谓一气呵成。

1978年初,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发表,兴奋的于漪找到学校数学老师,告诉对方“这是了不起的成就,我们唱个‘双簧’,你给学生讲陈景润的科学贡献,我讲陈景润为科学献身的精神”。

2017年,88岁的于漪在《语文教学通讯》上发表了《一辈子学做语文教师》,文中她写到:要不断考问自己:教育是什么?教师是什么?语文教师是什么?我在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目标在哪里?如何跋涉?于漪之问,是一个耄耋老人的深沉思索,是一个教师的使命担当,更是一代教育大师的永恒追求。向玉青说。

这正是于漪“教文育人”思想的体现。在她看来,语文不仅是教孩子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更是在建设他们的精神家园,塑造其灵魂。进入新世纪,于漪提出语文学科要“德智融合”,即充分挖掘学科内在的育人价值,将其与知识传授能力的培养相融合,真正将立德树人落实到学科主渠道、课堂主阵地,加强教师的育德能力,获得全国教育界高度认可。

二师现象闻名教育界

到了耄耋之年,于漪研究起了周杰伦和《还珠格格》。因为她发现,孩子们都被他们“圈粉”了,而自己喜欢的一些比较资深的歌手却很难引起学生共鸣。有学生直言:“周杰伦的歌就是学不像,好就好在学不像。”

1985年,于漪担任第二师范学校校长。她掌校二师的13年,也是二师不断改革发展、硕果累累的13年。她在短短几年内培育出六位特级教师,创造了教育界有名的二师现象。

这让做了一辈子教师的于漪心头一震。“我们想的和学生想的距离有多大啊!”她认为,一名好老师,就要有能力走进学生的生活世界和心灵世界。“教育绝不能高高在上,一定要‘目中有人’。”

当天的报告人之一,杨浦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卜健,就是当年二师复校后的第一批学生,因毕业后又留校担任团委书记,在她的青春岁月里,于漪校长一直在身边。

走进学生的内心,是为了点亮一盏明灯。“教师的工作应该是‘双重奏’,不仅自己的人生要奏响中国特色教育的交响曲,还要引领学生走一条正确健康的人生路。”

卜健回忆,当时的二师是在原杨浦中学的基础上恢复办学的,学校的课程设置、教学管理没有现成的模式,二师学生也因为没有毕业升学和就业的压力,教和学的积极性都不那么高。于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毅然提出课程改革势在必行。师生们围绕如何成为小学基础教育的全面手我还能教其他拓展课吗?我还能参加哪些兴趣班?等等开展大讨论,讨论的结论是:合格加特长应该成为二师学生培养的目标。不久,学校在普修课程之外,还开设了10多门选修课,还有很多社团,极大地满足了个性化的发展需求。

在新教师培训中,于漪多次引用英国小说《月亮与六便士》来阐明观点:首先心中要有月亮,也就是理想信念,去真正敬畏专业、尊重孩子,还要有学识,如此才能看透“六个便士”,看透物质的诱惑。“满地都是便士,作为教师,必须抬头看见月亮。”

两代师表一起抓也是当时于老师反复强调的。卜健讲述,为了能让这些师范生通过四年的学习后胜任小学教师这一重任,于漪时常告诫他们:基础教育是一个人终身发展的根基。为人师者,当智如泉涌。为人师者,思想当永远年轻。为人师者,当为人之模范。为人师者,当善读好书。有空的时候不要总是东家长西家短,多到阅览室去看书,教师不应该只是学科教师,首先应该是文化人。就这样,没几年的时间,二师就成了全国师范学校中的楷模。

走进学生的内心,还必须“一辈子学做教师”。“庸医杀人不用刀,教师教学出了错,就像庸医一样,是在误人子弟。”于漪告诉青年教师,最重要的是在实践中不断攀登,这种攀登不只是教育技巧,更是人生态度、情感世界。

实践中分娩独立思想

从教生涯中,于漪总是想方设法让青年教师尽快成长。她首创教师与教师的师徒“带教”方法,让一批批青年教师脱颖而出,并形成了全国罕见的“特级教师”团队。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于漪在《语文学习》上发表了《弘扬人文,改革弊端》一文,创造性提出要将人文纳入语文学科之中。此后几年,她关于语文学科要实现人文性与工具性统一的表述,获得了广泛认同,并被写入新的国家课程标准之中。

教师这个职业,寄托着于漪一生的追求与热爱。“我甘愿做一块铺路石,让中青年老师‘踏’过去。”她说。

报告人于漪老师弟子、特级教师、市教委教研室副主任谭轶斌说,于老师常说自己是一名草根教师,但她从来就不因为自己是草根就不敢发表观点。她从不靠别人的思想度日,而是从教学实践中分娩出属于自己的思想。

于漪家里有一本她专用的挂历,挂历上几乎每一个日子都画上了圈,不少格子里还不止一个圈。她用“来不及”形容自己的工作,因为还有太多事情值得她“较真”。

《弘扬人文,改革弊端》等一系列文章强调语文不但有鲜明的工具属性,而且有鲜明的人文属性。没有人文,就没有语言这个工具;舍弃人文,就无法掌握语言这个工具。而当文化多元化带来价值的冲突、观念的混乱之时,于漪又说,我们不能只点洋蜡烛,心中永远要有一盏中国的明灯课堂教学要德智融合教育归根结底不是要解决学生未来的吃饭问题,而是要解决学生的灵魂问题。

当教育功利化现象愈演愈烈,家长忙于带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校外补习班,学校只盯着升学率的时候,她呼吁:“教育不能只‘育分’,更要教学生学会做人。要教在今天,想在明天。”

因工作关系,报告人文汇报教科卫报道中心主编樊丽萍曾与于漪有过多次接触。敢于讲真话、能够针对教育的时弊发出正确的见解,是她对于漪最深刻的印象之一。在英语学习特别红火的时期,身为语文老师的于漪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要走向世界,应该把外语学好,但是绝对不能以牺牲母语的态度来对待语文;洞见应试教育对素质教育的倾轧,于老师曾痛陈,应试教育育分不育人,求学不读书。于老师始终以专业自信保持着清醒。

当看到小学生写下“祝你成为百万富翁”这些“毕业赠言”时,于漪感到忧心。“‘学生为谁而学、教师为谁而教’,教育工作者应该在学生的学习动机和动力方面多下点功夫。”

为国家建设育人才

于漪还认为,中国教育必须有自己的话语权。她多次撰文说,任何国家的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必须传承本民族的优秀文化,弘扬民族精神,培养为本民族、本国建设服务的人才。眼光向内,不是排斥国外,而是立足于本国,以我为主。

2018年,于漪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前不久,于漪又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并获评全国最美奋斗者。

从教68年,于漪从未离开讲台。她臂膀单薄而一身正气,始终挺着中国教师的脊梁。“当我把生命和国家命运、人民幸福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永远是有力量的,我仍然跟年轻人一样,仍然有壮志豪情!”于漪说。

几天前,报告人于漪老师孙女、杨浦区教育学院科研员黄音,陪同于漪到北京参加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颁奖典礼。黄音说,这次北京之行,得到了当地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离京前,奶奶问他们要了地址,要一一写信感谢。候机时,奶奶一边吸着氧气,一边解答医务人员子女教育的问题,本来就有些气喘,说话时更显气急,但只要讲起教育,她的劲头就上来了。

黄音至今记得,7年前陪同奶奶回到她的母校镇江中学参加校庆。她站在校门口,看着母校校训一切为民族深有感触。她说,国家建设需要早出人才、多出人才,再穷再难也不能耽误孩子的成长,我想,这种家国情怀,已经深深地融入了奶奶的血脉和心灵深处。

365bet官网,于漪常告诫孙女,教师的生涯是双重奏,一是教师要演奏好自己的人生,要奏一曲有中国特色的、美妙的、中华民族的人生曲。同时,教师还要指引学生在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环境下立民族精神之根,筑爱国主义之魂,用中国人博大的胸怀、用真正的本领为中国做出贡献,为人类做出贡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