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附属中学60年教育改革发展巡礼,复旦大学附属中学60年发展之路

一所好的学校必然有其深厚的思想传统、文化底蕴和万人传颂的博雅气度,在精神层面体现着光明与崇高。60年来,复旦附中始终将文化立人写在她的旗帜上。如果说早期复旦附中的精神文化是建立在革命传统加城市文明潜质基础之上的话,那么,已经淡出我们视线的胼手胝足、开辟蒿莱的创业精神就是附中文化最初始和最纯洁的象征。附中人从那里走来,当年,经过革命战争洗礼的那一代革命者钢筋骨铁骨,少有私心杂念,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是人生的最大幸福。然而,对整个大时代而言,这毕竟是一个短暂的过渡。和平建设时期我们增多的是社会教育的责任,学校在文化重建方面应当走在时代的前列。“博学而笃志,切问而静思”,复旦的校训深刻揭示了一所学校深厚的文化内涵。顺着这条时光隧道,我们也逐步理清了复旦附中教育前行的文化脉络,它不断建设,也在不断在改良和积累。

70年代是期盼的时代。“文革”结束,人的个性、思想被充分尊重,创造力得到调动和发挥。

复旦的传统和文化是我们共同的精神财富。希望附中利用这一优势,在大学与中学教育的衔接方面作出有益的探索。复旦大学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复旦附中的建设和发展。

70年代是一个期盼的时代。附中的教育在当时短缺的计划经济条件下保守地开展,半军事化管理的痕迹亦浓。随着“文革”结束,通过真理问题的大讨论,教条主义的坚冰被打破,唤醒了师生们的文化自醒和回归,人的个性、思想被充分尊重,创造力得到调动和发挥。教师通过文化自省,在教育中的主导地位逐步明确。特别是在70年代后期,文化复兴与开放的力量在校园内传递。教师热心指导学生读史论著,图书馆、文化室座无虚席,读书会、讨论会成为那个时期学生兴趣的中心和亮点。

倡导“正德培生、精育英才”的教育理念,坚持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课程为主干、教学为主线

首先,希望复旦附中的领导和老师们不断确立正确的教育理念。我们希望复旦附中成为全国中学中推进素质教育的一面旗帜,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激发学生的好奇心,培养他们对科学、对未知的兴趣;塑造他们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感。我们希望附中学生不仅有知识,而且会思考,能动手,善交往;不仅有基本的素质,还有健全的人格。

90年代是一个腾飞的时代。中国教育呼唤着变革与复兴。附中师生以极大的勇气和信心自觉走在时代的前列,以开放的心态虚心学习教育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以文化自立的决心潜心研究、大胆实践,创造了较多的属于学校自创而学生喜爱文化特色,如学生管乐团、创作室、学生刊物、书画社以及文化艺术节、模拟上海市人大会议活动等。这些都作为学校文化品牌,被众多主流媒体称作为“复旦附中现象”。

对于学生,复旦附中也不是简单的把他们看成接受教育的主体,而把他们看作学校的主人和学习的主人加以培养和使用。80年代后期通过组织学生社团活动,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培植科学精神和文化兴趣。

(作者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金秋时节,丹桂飘香;洪钟报晓,喜迎嘉庆。复旦大学附属中学已经走过了60年的光辉历程,沐浴着世纪的晨风,即将迎来它甲子年的盛典。这是一个凝聚着全校师生员工和校友情感与共同期盼的历史时刻。作为每一位复旦附中人都对学校为上海基础教育改革发展做出的贡献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时作为学校教育的思想者、改革者和实践者,也更加真切地感受到在复旦附中这块平台上教书育人,全部的意义和价值都充满着神圣与崇高!60年风雨沧桑,复旦附中正从历史的记忆中走来,深含着博大的思想张力、文化引力和教育魅力,当你接近它,所透射出的教育理念和人文精神如和煦春风扑面而来。教育写真,教育写实,复旦附中的教育始终与时代同行,与上海社会经济发展同步,在不同的社会发展时期,坚持思想悟人、文化立人、科学育人的方针,努力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以鲜亮的教育特色赢得了社会的认同。

新世纪初10年是一个鼎新的时代。附中不失时机创办了国际部,引进国际文凭组织预科课程(IB)和美国大学预科课程(AP),推动学校教育国际化的发展步。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工农速成中学,到如今享誉全国的重点中学,复旦附中坚持素质教育,秉承“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的校训,走过了不平凡的六十年。

“风声水起潮满江,惊雷撼天扬新柳。”我们生活在一个高潮迭起而又瞬息万变的社会发展时代,海量的时代信息、繁杂的社会问题以及如何改善人类的生存空间都在考验着我们的智慧,只有教育会给我们生活着的世界带来光明、安宁、美好、崇高,这也是我们的学校和教育工作者的永远的责任!复旦附中将会在今后中国教育改革的征途上勇担重任,向着创建世界知名中学的目标迈进!复旦附中人也将更加意气奋发,与全国教育工作者共同努力,用智慧的双手建造中国教育的昆仑!

60年前,为适应国家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人才的需要,复旦附中的前身华东人民革命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在沪成立。第一任校长赵平生先生提出了“大众哲学和文化大众化”的办学思想,指导当时的教育改革。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如何把复旦附中办成一所国际知名的中学,我代表大学提三点希望:

为适应学校教育改革的需要,附中根据教育格局的变化也在不断改进教学组织,以最大化满足学生培养需求。传统的教学组织——教研组,不再是单纯的学科技术与管理组织,而互为联系、互为交叉的年级组、备课组在功能上的互补性,促进了教学过程更为贴近实际,教育资源配置更加优化和集约。近年来,学校十分重视对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结合课外科研兴趣小组的建立,已聘请大学和科研院所专家及技术骨干担任导师,指导学生的科研活动。这一指导方式还将延伸和推广到所有教学实践性领域,重要的理由是这种方式将把学生的培养放在人生发展的坐标上全面考虑,通过工作接触和了解,能够更加全面准确掌握学生的成长信息,预测发展潜力,并加以正确的指导,因此所产生的连动效应该是可观的。

60年来,先后从附中的校园里走出了一大批优秀杰出的校友,他们活跃于国家外交、政治、军事、科技、经济和文化领域,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母校争得了荣誉。

最后,希望复旦附中进一步加强国际交流。中学教育参与国际交流合作已是大势所趋。希望复旦附中进一步拓展国际视野,借鉴国外先进的教育经验,加大交流力度,扩大国际影响;培养我们的学生既扎根传统文化,又兼具全球视野和国际交流能力。

60年代是一个感怀的时代。这一年代中后期,因“文革”影响,知识短路和文化缺失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附中许多校友还来不及完全享受中学生活的幸福时光,就打起背包,踏上了奔赴祖国四面八方插队落户的征程。尽管战天斗地磨砺了他们的意志,但也消融了他们伤逝的青春,学校的教育发展在非理性的文化“悲情期”中徘徊。然而教育高尚的文化精神仍在师生们的心中漫然滋生,从66至76整整10届附中校友从没有放弃人生的伟大志向。他们以学习的精神面对生活,在社会生产的各条战线辛勤工作,成为那个时代的中坚和有为的青年。

1956-1966年的10多年间,是附中的教育从教育对象、教育内容、教育方法发生质的变化以及体制转型的重要阶段。附中提出了“全面主动关心每一个学生的成长”的教育理念,开始了“成功教育”的探索之旅。时任校长方宗坚先生十分重视拓展学生的学习空间,提倡学生参加社会实践与公益劳动,聘请大学教师来校介绍当代科学技术与先进文化,指导学生科学实验,使学生在知识素养、理论素养和学养方面有了明显提高。可以说,上世纪60年代前5年是附中发展的成长期和上升期。教育规模在此确立,教育规范在此完善,教育特色在此形成。

其次,希望复旦附中的发展改革紧紧抓住提高教育教学质量这个中心环节。教育教学质量是学校的生命线。提高教育质量,关键在教师。希望附中的每一位教师关爱学生,严谨笃学,勇于创新,成为教书育人的模范,师德师风的楷模。提高教育质量,还要不断推进教育教学改革,把学生从繁重的课业负担下解放出来,为他们未来的发展增强动力。

复旦附中的教育历程是上海基础教育发展缩影。它倡导“正德培生、精育英才”的教育理念,坚持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课程为主干、教学为主线,一切为学生的成长和发展服务,形成了鲜明的教育特色和品牌。

90年代是腾飞的时代。中国教育呼唤着变革与复兴。附中师生潜心研究、大胆实践,创造了较多的属于学校自创而学生喜爱文化特色,如学生创作室,学生刊物,文化艺术节等等。

概括复旦附中60年的育人历程,有两点值得总结的经验:一是坚持育人的根本方向不动摇。“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教育作为社会道德和良心的体现,应该正确反映国家意志和利益。在培养人的途径上必须坚持正确的育人导向,继承发扬社会主义新风正气,坚持思想悟人、文化立人和科学育人。二是学校作为社会的文化高地,起到标识时代的作用。一所名校需要鲜活的文化内容和思想内涵不断放大效应让师生们认同,提高它的感召力。复旦附中的育人方式恰似深深的海、静静的流,深海静流,表达了它对复旦文化和精神传承。“静学
远思 高迈
笃行”,今年60年校庆主题凝重简练,它集复旦附中几十年教育文化之思考,将“学、思、行”放在人才培养科学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统筹考虑,真实反映了学校鲜明个性特征以及对育人之道的文化追求。

50年代是歌颂英雄的时代。学校从制度建设、环境改造、氛围渲染以及对各类活动的安排都闪耀着高尚的理性之光。

2010年9月

课程是学校教育的主干。在实施教育过程中,附中历来重视课程建设与设计,历任校长也把对课程领导力放到学校教育管理的核心位置,针对不同时期学生和学校教育的不同特点,设计了不同类型的课程体系,并在教学实践中不断充实和完善。

复旦附中发展的历史是一部感人的教育创业史。它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赋予了人民教育的特征。60年的理想追求、探索勇气和精神品质,是学校发展的力量之源,永存所有复旦附中人的记忆中。

编者按:仲秋时节,丹桂飘香;金钟报晓,喜迎嘉庆。复旦大学附属中学已经走过了60年的光辉历程。复旦大学附属中学创办于1950年,历经华东人民革命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复旦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1953年)、劳动中学(1957年)、复旦大学预科(1958年)等阶段,1962年定名为“复旦大学附属中学”。在上海市教委和复旦大学的双重领导下,建校60年来始终秉承复旦“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的校训,素以“教风民主严谨、学风踏实自主、学生基础厚实”闻名。

对于学生,复旦附中也不是简单地将其看成是接受教育的客体,而是看作学校的主人和学习的主人加以培养和使用。学校遵循青少年成长的基本规律,以德育教育为核心,重视知识教育的融会贯通和科学教育的创新发现,激励学生的自由探索与追求,使之在学习实践的过程中,加深知识的积累,拓展认知领域的广度,永远走在时代的前列。必须看到,改革开放以来,学生的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独生子女的比例显为增加,社会经济多极化、文化多元化,对学生的社会心理、价值观、道德观和文化观都带来了重大影响。学校因势利导,在80年代后期通过组织学生社团活动,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培植科学精神和文化兴趣。到目前为止,学校现已建立的学生社团达到56个,分布于科学兴趣、文化欣赏、体育爱好、政治外交等各个方面,这对全面提升学生的素质发挥了积极的引导作用。2009年,翁其钊——一位普通复旦附中女生走进了公众的视野,她被美国8所著名大学同时录取,应该说在这轰动效应的背后,体现更多的是学校素质教育浸染给她带来的成功!60年来,曾先后从附中的校园里走出了一大批优秀杰出的校友,他们活跃于国家外交、政治、军事、科技、经济和文化领域,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母校争得了荣光。

近年来,学校十分重视对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结合课外科研兴趣小组的建立,已聘请大学和科研院所专家及技术骨干担任导师,指导学生的科研活动。这一指导方式还将延伸和推广到所有实践性领域。

50年代是一个歌颂英雄的时代。新中国教育文化初露曙光,保尔•科察金、卓雅与苏拉……,前苏联英雄的英勇事迹激励附中的学子们崇尚英雄、追求崇高,他们乐观、坦荡、纯真、热烈,社会主流文化润染着当时附中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学校从制度建设、环境改造、氛围渲染以及对各类活动的安排都闪耀着高尚的理性之光,培育了附中学生的正直、坚毅和勇敢。迟八妹、刘逸这同为58届附中毕业的优秀学生,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后,分别在保护国家财产与援外捍卫祖国尊严中英勇牺牲,他们的浩然正气永载附中史册,感动和激励了众多附中学子。

1978年,时任校长姜拱绅先生提出“两个课堂实现三个目标”的办校方针,在他的领导下,果断实施以大中学衔接问题为中心的教改试点,适度减少必修课课时数,推行选修课和免修课程制度,拓宽育人渠道,取得了显著成效,蜚声沪上。在其后30多年的发展中,学校坚持“正德培生、精育英才”的办学宗旨,积极探索素质教育的办学模式。

1955年,根据区域发展的需要,学校转迁到沪,在其后至1966年的10多年间,学校经历了由复旦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劳动中学、复旦大学工农预科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的历史变迁,这也是附中的教育从教育对象、教育内容、教育方法发生重大变化的阶段。在复旦大学和上海教育行政部门的关怀指导下,学校主动适应国家经济建设和教育发展形势,努力遵循基础教育发展的规律,在借鉴前苏联教育发展经验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城市基础教育发展的有效模式,提出了“全面主动关心每一个学生的成长”的教育理念,开始了“成功教育”的探索之旅。这一时期,尽管学校教育任务几经变化,但学校的办学主体得以明确,尤其是接受复旦大学浓厚的学术文化和教育思想的熏陶,给学校教育以巨大的推动。时任校长方宗坚先生主张拓展学生自由的学习空间,鼓励学生参加社会实践与公益劳动,聘请大学教师来校介绍先进科学技术和文化,指导学生科学实验,使学生在知识素养、理论素养和科学素养方面有了明显提高。学校教育在走与工农相结合和生产劳动相结合方面做出了显著成绩,得到上海市教育局的充分肯定。可以说,上世纪60年代前6年是附中发展的探索期和上升期。教育规模在此确立,教育规范在此完善,教育特色在此形成。统计数据表明,1960年至1966年招生人数扩大了4成,班额数由5个班增至8个班;教育规模和教育设施和条件明显改善,建立了生物、化学、物理以及劳技等实验室,并先后健全和完善了47项教育和教学管理规章制度。学校重视文理兼顾,突出实践环节,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普遍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大为增强。至60年代中期,学校高考平均录取率已达到96%,在沪上名列前茅。

以大写的“人”为根本,追求卓越、体现崇高,富含青春的活力和文化的凝重

在复旦附中人的内心深处,不仅流淌着的是对教育的忠诚,更多的体现在以科学的精神办好学校。在学校发展的大事记中有许多重要的记载是关于我们的教师、学生、课程以及教学组织的,这集中体现了附中的教育管理十分关注这些要素,以及这些要素合理配置所显现的张力。

60年代是感怀的时代。学校的思想和精神在非理性的文化“悲情期”中徘徊。

1978年,学校在经历“10年文革”厄运后,迎来了教育发展的第二个春天。师生员工积极投身教改,向科学进军。时任校长姜拱绅先生率先提出“两个课堂实现三个目标”的办学方针,在他的领导下,果断实施以大中学衔接为中心的教改试点,适度减少必修课课时数,推行选修课和免修课程制度,努力培养“全面发展学生、拥有特长学生、各种类型尖子生”,取得了显著成效,蜚声沪上。不久学校被定位为“上海市重点中学”。在其后的发展中,学校秉承复旦大学丰厚的人文思想与学术底蕴,积极探索素质教育的办学模式。过传忠先生提出的“一切为学生,一切为了学生健康成长”的教育理论,曹天任先生提倡的“做学习的主人,做学校的主人,做国家的主人和做时代的主人”的办校思想,以及谢应平先生归纳的“让学生全面而又个性地发展,激励教师爱岗敬业,推进教学、科研、培训三位一体的发展策略”,都在其担任校长的任期内得到充分的体现。纵观附中不同时期的任职校长,他们有着相同的教育理念和管理方式,传承着“无为而治”的管理风格,达到育人工作的显著效果,这不能不说是附中教育的品格和特色。此外,徐志新先生在教育实践中不拘范式、勇于突破的新思维,积极推动学校教育与世界交往;张霭珠先生严谨务实,活化教育内容、优化教育管理的发展思路,也都在他们校长任上得到充分发挥。

80年代是奋起的时代。人民渴求知识、社会渴求真理,学生渴求文化,附中校园一片光明。

复旦大学附属中学60年教育改革发展巡礼,复旦大学附属中学60年发展之路。课程是学校教育的主干。在实施教育过程中,复旦附中历来重视课程的建设与设计,历任校长也把对课程领导力放到学校教育管理的核心位置,针对不同时期学生和学校教育的不同特点,设计了不同类型的课程,并在教学实践中不断充实和完善。学校在60年代初试行的选修课程,可谓开上海基础教育改革之先河,当时增设的“工程力学”、“机械制图”等选修课程,主动适应了社会经济建设的需要,倍受社会关注。80年代上海实施一期教改,学校不失时机开设BASIC课程,率先在全国中学界引入了计算机教学,深受学生欢迎。90年代伴随二期课改推进,学校将生命科学、环境科学以及人文科学引入拓展性课程,使得学生的知识视野倍加宽广,增强了对新兴学科的广泛兴趣。最近,学校结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实施,制定了《2010—2020年复旦大学附属中学教育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了课程改革的新思路。其中,课程设计分为人文与经典、语言与文化、社会与发展、数学与逻辑、科学与实验、技术与设计、艺术与欣赏、体育与健康等8个板块,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和实践操作性。目前学校已经建立了适应学生不同兴趣需求的课程,课程总量达到90余门。可以肯定,它的实施必将对未来人才培养的规格和需求以及与高等教育的对接产生重大影响。

60年理想追求、探索勇气和精神品质是学校发展的力量之源

60年前,复旦附中从新中国的黎明中走来。为适应国家建设培养人才的需要,她的前身华东人民革命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在沪成立(不久迁至江苏),这是华东地区解放后政府创办的第一批公立学校之一,也标志着中国新型基础教育体制的开端。回想当年,学校创办者们南征北战,一身征尘,为了祖国富强和人民福祉,脱下军装,在江苏苏州城内一座破旧的古寺内白手起家,因陋就简创办教育,招收了第一批优秀年轻的解放军指战员和地方干部来校学习,其艰辛程度可想而知。当时的情景,教室自己建,桌椅自己造,宿舍自己搭,教材自己编。第一任校长赵平生先生提出了“大众哲学和文化大众化”的办学思想,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制定的教学策略,重视教学中理论的归纳与实践的联系。事实证明,他的教育思想为新中国教育理论的建树作出了积极的贡献。第二任校长郝达先生,注重教学规范建设和教材开发,积极营造科学的教育氛围。可以说,办学初期,正是凭借这批新中国教育先贤们的政治远见和革命的乐观,学校广纳师资,因材施教,在素以人文荟萃的江南地区获得了成功,不仅为当时的国家建设培养和输送了众多有理想、有知识的建设人才和管理骨干,也为学校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工作基础,闪烁着耀眼的时代之光。

对于教师,复旦附中不是简单以学历、学识衡量,而是要求不仅具有高尚品格、道德修养和人格的魅力,还应该具备广阔的知识视野和理论素养,善于教导学生,开启心智,成为学生的人生导师和朋友。曾容先生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在附中任教50余年,在教书育人方面始终保持着精心、细致和严格,深受学生和青年教师的爱戴。在他身患重病的最后时刻,仍坚持走进课堂给教师评课,帮助修改他人的学术论文。

(作者系复旦大学附属中学校长 郑方贤 党委书记 王德耀)

对于教师,复旦附中不是简单以学历、学识来衡量,而是要求不仅具有高尚品格、道德修养和人格魅力,还应具备广阔的知识视野和理论素养,善于教导学生,开启心智,成为学生的人生导师和朋友。特级教师曾容先生就是我们教师队伍的优秀代表。他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来附中任教50余年,在教书育人方面诲人不倦,始终保持着精心、细致和严格。他尽心上好每一节课,悉心指导每一个学生的发展,深受学生和青年教师的爱戴。在他身患重病的最后时刻,仍坚持走进课堂给教师评课,帮助修改他人的学术论文。《新民晚报》曾经以头版“行得端、站得正、讲得清、道得明”报道了他的感人事迹,在上海教育界引起了巨大反响,他无愧于人民教师的光荣称号。黄玉峰先生,一个走入寻常百姓家的名字。他教育理念先进、兼容并蓄,重教爱生、治学严谨,全身心扑在语文教育教学改革上,他用生命的激情诠释了附中教育者的学识品质。

复旦附中的思想文化标识教育的今天。它以大写的“人”为根本,追求卓越、体现崇高,富含青春的活力和文化的凝重,透射着智慧之光、学术之思和人性之美,铸造了学校教育的文化之魂。

进入新世纪,附中教育发展进入了成熟期和积累期。学校深化人才的培养目标,积极推进素质教育和教育现代化建设,改善教育基础实施与条件,密切教育与社会的联系,鼓励学生社团活动,支持文理科实验,创办创新实验班,以及主动推进教育国际化进程,成为这一时期学校的显著特征。特别是在以德育为核心,夯实基础型、拓展型、研究型学习的基础上,倡导的创新教育促进了优秀学生群体的形成。历年来,学校组成的学生代表队参加国际中学生奥林匹克数学竞赛、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学大赛、国际机器人奥林匹克竞赛、“哈佛-麻省理工”数学竞赛以及“国际数学大师杯邀请赛”等数十项国际性中学生高水平竞赛,都表现出色,成果累累,为学校和国家赢得了荣誉。2001年以来,学校毕业生连续10年高考一本率超过96%,使之成为沪上最有影响力的实验性示范性高中之一。同时,学校以教风学风严谨踏实、学生知识基础宽厚的特色赢得了社会赞誉,获得了名校的声望。

80年代是一个奋起的时代。人民渴求知识、社会渴求真理、学生渴求文化烘托了教育的神圣,附中校园一片光明。教职工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积极推动了教育教学改革。在教师的指导下,“让每个学生获得自主的、有个性的、全面发展”确定为学校发展的主题,“固本强基,厚德载物”明确为学校发展的精神内涵。师生教学相长,学校重视文化引领的作用,创立了“育人文化工程”,以课程为导入,课堂为延伸,将思政教育、品德教育、文化教育与波澜壮阔的社会历史和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相联系,使学生在培养成为现代人方面别具特色,内含文化的菁华。

新世纪初10年是一个鼎新的时代。沟通世界文化,传递人类文明。教育国际化的发展趋势深刻影响着中国的社会和家庭,附中早已预见到这样一种文化的机遇和教育发展的空间,不失时机创办了国际部,引进国际文凭组织预科课程(IB)和美国大学预科课程(AP)。先后接受19个国家和地区,近两千余名国际生来校学习,并完成学业。他们在中国学校接受教育的过程中,加深了对中国的感情,同时也为我们学校教育增加了国际化的元素,如模拟联合国、国外游学活动等,带动了学校教育国际化发展。去年11月胡锦涛主席在访问新加坡南洋女子中学时,直接与我校视屏对接,勉励两校师生加强教育交流,为新中友谊做出新的贡献。这是对附中教育工作的充分肯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