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宅魅影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冀佳莹的画_散文诗歌_好文学网

冀仕权 佳莹,晨鸟振翅远翔 亲切地叫着你的名字 美丽的景色在哪里呢
它们一边高飞一边欣赏你的画 画一棵摇曳的小草 草色新绿铺展天涯
画一朵鲜艳的牡丹花 花儿的轻吻映红了脸颊 画一棵参天的香樟树
树枝繁茂夙愿高挂 画一条似龙旋舞的长江 江水浩荡穿过三峡 画一滴柔柔的春雨
雨润田野种子悄悄发芽 画一片悠悠的祥云 云游蓝天洁白无瑕 画一个红红的太阳
阳光的金线牵着我们出发 画一轮皎皎的月亮 月亮的深情洒满幸福的家
佳莹,彩笔在你小小的手中不停舞动 变成一幅幅赏心悦目的图画
鸟儿流连忘返江河放慢步伐 童年的梦幻啊就在轻挥的笔下
佳莹,像小天使一样去画吧 画星星画理想画童话 山水人物真的很美
却美不过画中的妈妈

我叫阿阳,是一名小学老师,窗外的炎炎夏日和办公桌上的学生作业让我想起了发生在小时候的一些怪事。那是2006年的暑假,我才10岁,母亲把我送到乡下的外婆家,想让我陪伴外婆外公一个月。7月的天很热,外公外婆年事已高,田里不再种植任何蔬菜,外公外婆带着我和表姐阿玲一起去外婆的娘家小住几日。

  入口

外婆姓徐,徐家之前是个做生意的富贵人家,所以家大业大,宅子也大。徐宅还是在清朝时建的,算起来已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了,宅子虽在70年代的时候卖出去了一大半,可这一小半也着实不小,又因徐家后人也就是我的表舅把宅院修缮了一番,徐宅看起来还颇有大家风范。我和表姐被安排住在东院的东屋,外公外婆则住在东院的北屋,表舅一家子都住在北院,西院不住人但院内种了时令鲜蔬和几棵果树,中间的厅堂是招待客人和吃饭时的地方。

  阿诺婆婆耐心地和他们解释。

第二天吃了中饭,妗子让表弟帆儿领着我们姐儿两出去玩好让家里的大人邻里说说话。到了傍晚回家,帆儿带着阿玲去西园里瞧果树,我因在外面疯跑的有些中暑便坐在中庭院里的葡萄架下乘凉,看见妗子在厅堂里摆放果盘,身体背对着我,“妗子,”我叫了她一声,但她并未理我,继续摆弄手中的果盘,我走上前去,“妗子?”

  中国人都知道中秋节前后的月亮一般是一年里最圆的,但悬湖的满月并不是指中秋节前后的月份,而是农历的4、5、6月份,那几个月不一定会有满月出现。就算某年这几个月有满月出现,但湖水不一定会悬浮起来。再退一步,就算满月也出现了,湖水也悬浮了,可莹蓝色通道却未必出现。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感受过湖水悬浮,但根本不知道有一条通向湖里世界的莹蓝色通道。

又叫了一声,她抬起头目光呆滞,表情有些僵硬,我以为妗子有些劳累忙问她怎了,“我没事。阿阳啊,中暑了吃些水果吧。”妗子说的很慢,和她平时的急性子完全不符,说完妗子就走向西院,我一边纳闷儿妗子是怎么知道我中暑了一边笑着答应,看着她的走远的身影,心想许是叫帆儿和阿玲来吃水果,我拿起一小块西瓜就吃了下去,浑身感到一阵冷意和怨气接近,仿佛是红衣厉鬼围绕着我,接着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众人一听,顿时泄气,确实太难了。所有的条件都吻合,还要期盼奇迹出现——莹蓝色通道出现。大家都沉默不语。

醒来时已是晚饭时间,,外婆说因为我中暑才会晕倒,我喝了些米粥,晚上我毫无困意打算出去院里转转,我没让阿玲和帆儿跟着,走到西院门口,瞧见西院的北屋里亮着灯,昏黄的光亮很微弱像是烛油灯,那光对我很有吸引力,忽的身边站了个人,是个女孩子,约莫十六七岁,我被吓了一跳,“咯咯,吓到你了!咯咯……”

  “各位,既然来了,咱们不妨尝试看看吧。”卓言给大家打气,“你们想想,既然林卫国先生可以进去,阿诺婆婆的丈夫可以进去,好像看起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呀。”

银铃儿似得笑声在她明亮的双眼下很是好听,“我叫莹儿,今天下午才住过来的。”原来她是表舅的亲戚家的姑娘,她的嗓音很甜美,两条辫子垂在身后,一身粉红色的古式衣裙,一双红色布鞋,莹儿的衣着很古怪,不想现代的,反到更像是清末的衣饰,我以为她很喜欢这种古式女子衣饰才这样打扮。莹儿把我带到她的屋里,屋里整洁干净,床上的放桌上点着一盏油灯,二人对坐着,莹儿对我讲了她的故事。

  大家一听,卓言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来了一趟,空手而归,林卫国首先不答应,华盈他们也会心有不甘。他们决定明天就带着帐篷,睡袋进山,到湖边守株待兔。

莹儿今年17岁了,在乡下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级,莹儿的父母为她找了个有钱的婆家,可莹儿不愿意嫁到那户人家里当媳妇,她有心仪的小伙子,叫壮儿,可惜壮儿的家里生活太困难,家里人瞧不上,“你能帮帮我吗?求你了,我不想待在这儿了!”莹儿忽然想我求助,我被她的故事吓了一跳,我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她。“求你了!他们明天就回逼我出嫁的,婆字们一会儿就来为我梳妆!我不想嫁给那个人,我想壮儿哥,求你……”

  第二天,他们带着宿营的装备,还有阿诺婆婆要带给她丈夫的一个小盒子。有阿诺婆婆先前的指引,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小湖。

莹儿越说越急,没想到在这么开明的年代还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被莹儿的话渲染了,“我帮你”这三个字刚说出口,屋里就冲进来了几个老婆子,都是清末的衣饰,想不了那么多了,只想阻止莹儿的婚事,突然屋内的烛火变成了蓝色的光,照的屋内也是清冷恐怖的氛围,再看那些婆子的脸都变成了铁青色,个个都狰狞可怖,浑身僵硬散发着腐烂的气息,简直就像是从坟地里跑出来的死尸一般,我一个小孩子如何阻止她们!

  湖确实不大,面积看起来就比一个足球场稍微大一些,湖水很清澈,倒映着阳光。确实,湖很普通,要不是前面搜集那么多资料,又听了阿诺婆婆的诉说,真的难于相信这会是产生奇迹的悬湖。也难怪它会被世人所遗忘,太不起眼了。

两个婆子死死地抓住我的双臂不让上前,我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给莹儿梳妆,穿上一身大红喜服,莹儿满脸都是泪水,怨恨、愤怒、恶恨……在莹儿的眼中流露出,有那么一瞬间我看着莹儿的脸也是那么恐怖狰狞,她的脸不知何时也变得那么苍白干涩,也那么像恶鬼,“莹儿!”我大叫一声,眼前一黑我又晕了过去。

  他们找到阿诺婆婆所说那棵大树,以树为标准,判断阿诺婆婆所说的湖的左岸,安营扎寨,就等满月。

脑袋里全都是莹儿在出嫁前的混乱场景,全都是莹儿被婆子们欺凌的样子,我一个激灵便醒了,还是在莹儿住的那个屋子里,屋里没了烛火,却仿佛有幽幽的蓝光,让我浑身发冷,外面的锣鼓敲敲打打,莹儿的哭喊声惹来了许多人的围观,她的嘴被母亲活活堵上,壮儿被几个壮汉拉住,任凭他哭喊挣扎也到不了莹儿跟前,莹儿的眼中流下的不再是泪水而是鲜血,滴滴答答的染湿了嫁衣,后被人按进了花轿里。

  天气好像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一连几天都是晴天,夜晚的天空繁星满天。只是月亮似乎并不怎么买账,又或者还不到它上班干活的时节,躺在家里懒得出头。偶尔出来,也是飞速地溜一圈就回去了。湖水几天连一丝波澜都没有起。

此时此刻明明是盛夏满城的时节,却让人冷的浑身哆嗦,我愣在一旁,看到壮儿被莹儿的婆家人活活打死,莹儿回门时听闻壮儿死讯时的绝望,后趁人不注意吊死在西院北屋的房梁上,看到莹儿的鬼魂在眼前来回飘荡游走,听到她有时咯咯笑有时呜咽着哭泣。

  没有满月,林卫国焦急起来,但华盈他们却很坦然,本来就是低概率的巧合事件,再怎么期待也没有多大帮助。三人反而想通了,就当来旅游的吧,野外露营也是很错的感觉。

看到莹儿惨死的结局,我傻傻的往外走,我忘了自己的存在,更不知正在走向何方……

  这天傍晚,忽然下起雨来了。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打在水面上,似乎在敲击欢快的鼓点。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多会儿,雨就停了,太阳最后展露了一下美丽的身姿。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感觉,衣服仿佛也吸饱了水分,变得沉重起来。

冷,无穷无尽的寒冷,身体仿佛被莹儿的长发包裹住,紧的喘不上气来,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脑海里全是莹儿的恐怖笑声和哭声,眼前都是莹儿未出嫁前的笑颜和后来的凄惨面容,“莹儿…莹儿……”嘴里时不时叫着莹儿的名字…….

  那天晚上,夜空里没有一丝云朵,也没有一颗星星,就连最亮的北斗星也杳无踪迹,而独有月亮高高挂在空中。月亮被一圈淡红色的光晕包围着,一副喝醉了酒,涨红了脸的模样。仔细看,能发现月亮缺了小小的一角,不是满月,但却非常靠近。

窗外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到我的脸上,帆儿和阿玲在外面说说笑笑,外婆欣慰地说:“阿阳醒了,阿阳醒了。”身边围来许多人,阿玲和帆儿听到后也进屋围过来,“好孩子,你高烧不退,昏迷了一天一夜呀,可是吓死我了。”

  这奇异的景象好似在预示着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大家的信心瞬间被点燃。“满月前夕,湖水悬浮”,也许就在今晚,他们将看到悬湖的第一个奇迹。

外婆说完便泪如雨下,“你告诉我,你怎想不开了?好好儿的怎会上吊?你姐姐阿玲找到你时,你正要吊死自己呀!”外公一边问眼中一边泛起泪花。妗子喂我喝了一碗粥后稍有力气,便说了我所看到的,在场的大人皆是一惊,“哪里有什么亲戚的女儿莹儿?她早死啦,都死了上百年啦!”妗子说道。表舅坐在椅子上抽着烟对我讲了莹儿的事情,和我看到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她是原来时家里的一位大小姐,不同意家里人给订的婚事便在那屋里上了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月亮渐渐偏沉,大家的眼皮也不停地在打架。困意席卷而来,但湖水悬浮却没有等到。华盈,卓言和寂烟失望走近帐篷睡觉去了,只有林卫国还执着地守候着……

“阿阳,你应该是中邪了,还有,那天傍晚我没有摆果盘,没有看到你,也没去西院叫阿玲和帆儿。”妗子说。听完他们的话我确实感到诧异,回想发生的一切,怎么也想不起莹儿的脸,明明很熟悉的音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等过了两日,我身体恢复好后,表舅带着我去了西院,草木依旧,只是北屋里全都是灰尘,全无半点整洁,表舅说这儿已经许久不住人了,那天我就是在这儿要上吊的,表舅在箱子里找出了一幅画,打开卷轴一看,我脑中嗡的一声,这…这画中的人就是莹儿!

  整整一天,林卫国除了打个盹睡了2个小时,一直在观察湖面,等待奇迹的出现。

表舅说这幅画不能再留在家里了,来家里做客的客人总是看到莹儿的身影,不留也好,那样明媚的女孩子却有这样的结局,叫人心里很是难过。

  入夜,月亮没有了昨晚的气势,而是羞答答地在云层里漫步。林卫国坚持要守夜观察,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先睡觉了……

现在每次回想起当年的事,想起莹儿,我都会珍惜我的每一天,努力生活,想着阳光出发。

  迷迷糊糊中,他们听到了林卫国激动得变了调的声音:“快,快,快……湖水悬浮了!”他们蹭地立马做起,挣脱睡袋,跑到外面。

  这时已经凌晨3点多钟,雾气在山谷里缓缓游动,湖面有些朦胧。淡淡的月光下,湖水果真就像传说中的那样,形成一股漩涡,向上不停地旋转,上升……最后,那块湖水完全脱离了湖面,停留在空中,湖面留下一个黑漆漆的空洞。也就是几秒的光景,漩涡消失,湖水瞬间回到原位。

  大家抑制不住激动,互相击掌庆贺。林卫国双手合什,嘴里念叨着:“满月,你快点出现吧。”

  那天,林卫国睡了一个香甜的觉。晚上他也终于接受了华盈轮换守夜的建议。

  接连几天,湖水又出现了两次悬浮的现象。或许真的是林卫国的祈祷起了作用,就在发生第一次湖水悬空的四天后,夜里的天空出了一轮圆月——满月竟然出现了。

  大家兴奋地关注着湖面。终于,那道莹蓝色的光柱出现了,它由湖底透过湖面直射空中。在光柱的照射下,那一块湖面也变得剔透起来,宛如一大块宝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