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家长称身边有无证幼儿园,无证幼儿园整改不能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孩子入园难的问题引发了更多担忧。一些无证幼儿园纷纷开张,虽然存在各种安全隐患、办学条件不佳,但依然有家长送孩子就读。不少地区采取措施整顿无证幼儿园,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

  “黑”幼儿园是城市低收入家庭无奈选择,专家建言——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名孩子即将进入或正在上幼儿园的家长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中,56.0%的受访幼儿家长称身边有无证幼儿园。对于无证幼儿园,50.0%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管,36.3%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关。受访家长对幼儿园最看重的三个方面是校园安全管理到位、食品卫生有保障和老师是正规幼教专业毕业。

  无证幼儿园整改不能“一刀切”

对于无证幼儿园,50.0%受访家长支持管,36.3%受访家长支持关

  公办幼儿园供求失衡旧疾未愈,民办幼儿园拜金成风新病又生。本刊连续两周报道了南京适龄幼儿入托难问题。那些无法挤进公办幼儿园的孩子怎么办?那些家长承担不起民办园高价学费的孩子又将去哪?在近期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公立幼儿园和不多的几家民营幼儿园被挤破门槛时,许多无证幼儿园也悄然而生。

在上海打工的高可欣是一名4岁孩子的妈妈,她坦言自己身边就有家长把孩子送入小区艺术培训机构办的幼儿园。“这些幼儿园规模小,教学水平也低,甚至存在安全隐患,但是离家近、费用低,虽然作为家长,也希望孩子接受更好的学前教育,但是大多家长对幼儿园的诉求主要还是‘有人看孩子’。公立园太难进,一些私立园学费又太贵,动辄三四千,所以就把孩子送进无证幼儿园”。

幼儿家长称身边有无证幼儿园,无证幼儿园整改不能。  这些幼儿园在设施、饮食、教育、安全等方面存在着诸多隐患,但也给孩子入托难的市民解了燃眉之急,更折射出城市低收入家庭和外来务工人员的无奈。

河北某县公立幼儿园教师李英告诉记者,大概从10年前开始,她所在的县陆续出现很多私立幼儿园,其中不少是资质不达标、证件不齐全的,而且多开在城乡接合部。但是近几年,这样的幼儿园少了很多。“现在办得好一点的私立幼儿园都被教育局纳入了监管,存在问题的纷纷被取缔,家长对于幼儿园的资质也越来越重视”。

  实地探访

调查中,82.8%的受访幼儿家长表示自己的孩子正在或有望进入正规幼儿园就读,10.4%的受访家长坦言不能,6.8%的受访家长表示还不好说。

  没有滑梯,院子也很小

送孩子进幼儿园,75.8%的受访家长关注幼儿园证件是否齐全,也有12.4%的受访家长坦言不关注。

  无证幼儿园的“作坊”式经营

按照国务院发布的《幼儿园管理条例》,国家实行幼儿园登记注册制度,未经登记注册,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办理幼儿园。未经登记注册,擅自招收幼儿的,由教育行政部门视情节轻重,给予限期整顿、停止招生、停止办园的行政处罚。

  日前,有热心网友在南京知名论坛“西祠胡同”发帖称,自己专门考察过本市栖霞区万寿村附近的十几所幼儿园,发现这些幼儿园都是无证办园,且大多存在安全隐患。他呼吁政府部门取缔这些无证园。

调查中,56.0%的受访幼儿家长称自己身边有无证幼儿园。

  记者在栖霞区万寿村一带也看到,该网友反映的无证园确实普遍存在,它们大多利由小区居民楼改建,普遍缺乏滑梯等儿童游乐设施,有的甚至连个像样的院子都没有。但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就是这些设施简陋、条件匮乏的无证幼儿园,却挺受当地居民的欢迎。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庞丽娟联合30多名代表提交议案,建议国家尽快出台学前教育法。她还建议,继续推进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给予民办幼儿园政策扶持和经济支持,在确保安全卫生的前提下,适当降低场地、规模等准入门槛。

  根据该网友提供的线索,7月25日下午,记者找到了位于万寿村万鑫世纪苑内的一所幼儿园。幼儿园就在一栋独栋的两层居民小楼里,门口用铁栏杆围出了一小块活动场地,如果不是挂着“安琪儿幼儿园”招牌,过路行人很难注意到这是一家幼儿教育机构,因为这里既没有滑梯、跷跷板等常见儿童游乐设施,院子也很小。当记者提出想进去看看时,遭到幼儿园老师的婉拒。

调查显示,对于无证幼儿园,50.0%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管,36.3%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关,13.7%的受访幼儿家长回答不好说。

  记者随即来到万丰苑小区里的“金苹果”幼儿园。敲开铁门,记者以孩子要入园的名义咨询。这所幼儿园老师告诉记者,幼儿园有暑期托管班,收费标准是每月400元。当记者问有没有办园许可证时,她一再表示:“我们在硬件上面可能不像正规园那么齐备,但老师都是有教师资质的,对孩子也比较认真负责,家长们都很愿意把孩子送过来。”

高可欣更支持对无证幼儿园进行有效监管。“现在孩子上幼儿园这么难、这么贵,如果一些无证园办学条件还可以,政府可以督促他们加以完善,达到规定的标准,补齐证件,比一关了之更有意义”。

  这所幼儿园的负责人也坦承,他们没有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幼儿园里面的孩子大多来自附近住户,大多数家长是冲着还过得去的办学条件和相对低廉的学费,将孩子送到这里。

李英告诉记者,虽然有很多家长挤破头都想把孩子送进她所在的公立园,但是那里已经不开办食堂了。“大多私立园还是管饭、管午休的,而且相对公立园教师到点就下班,一些私立园可以帮家长看孩子到晚上六七点。公立园对于孩子入学年龄规定也更严格,要求必须满3周岁,一些私立园会相对宽松,这都给一些工作忙的家长带来了很多方便”。

  记者从栖霞区教育局托幼办获悉,这两所幼儿园都没有在教育局注册,属于无证经营。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南京类似万寿村地区的无证幼儿园还有不少,上述两所幼儿园相比条件已经算是不错。一些在外来务工人员聚居的居民区里开设的幼儿园更像个“作坊”:租一套居民房,雇几个人,有的照顾孩子睡觉,有的做饭,有的上上课,就组成了一所“幼儿园”。

70.3%受访幼儿家长最看重幼儿园安全管理

  记者调查

调查显示,送孩子进幼儿园,受访家长最看重的三个方面是校园安全管理到位、食品卫生有保障和老师是正规幼教专业毕业。

  离家较近,学费又便宜

受访幼儿家长看重的其他因素还包括:设施完善环境好、费用合理、课程设计科学、与小学衔接、离家近、班额适中、公立和名气大等。

  低收入家庭是无证园主要客户

在北京海淀区工作的付威有一个两岁的孩子,现在,他正为孩子入园发愁。“孩子是外地户口,进公立园肯定没希望。我看了一些私立园,靠谱的学费一般都在3000元以上,有名气的、有外教的学费能达到几千甚至上万元。我们夫妻一个月工资加起来也就一万五,还要负担房租、老家房子贷款、日常开销,压力很大”。

  万寿村地处南京东北角城郊结合部,记者在走访居民时了解到,该地区聚居着为数众多的外来务工人员。一些适龄幼儿由老家来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管带,家里没有老人、带不了孩子的,就送到租住屋附近的无证幼儿园入托。

付威还了解了一些公立园的情况:“我有同事托人给孩子找到一个公立园的名额,1年赞助费就1万。听说好的公立园,3年下来赞助费能有10万元甚至更多,我觉得这水平都赶上私立贵族园了。即使这样,很多人挤破头也进不去。”他表示,对于是否该在孩子学前教育方面投入那么大,自己有些纠结。“但是现在幼儿园学费过高肯定是事实”。

  这些无证园大多是在居民区内租用一套或大或小的住宅,规模最大的接收近百个孩子,规模小的仅能收十几个幼儿。这些幼儿园大多谈不上师资力量,最高的标准是孩子别磕碰、每天按顿管饭。

2014年《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2016年年初步建成以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为主体的学前教育服务网络。

  在万寿村苏果超市附近的另一所规模很小的幼儿园,记者了解到,该园收费每月260元,目前有20多个孩子,父母大多从安徽、江西等地来南京务工。在农贸市场摆菜摊的老孙来自江西上饶,女儿今年8岁。孩子在迈皋桥外来工子弟小学上学之前,一直在离家不足200米的一所无证园上学。“老师对我家孩子挺好的”,老孙说,“能指望三四岁的孩子学到多少东西?只要孩子吃好睡好、不生病就行了”。老孙夫妻摆菜摊再加上打零工,每月能给家里带来2000多元的收入,他坦言:“如果能够上五六百块钱一个月的正规幼儿园,咱也上啊,这不是附近没有吗?”

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是指设立条件上、保育教育质量达到同类公办幼儿园水平,受政府委托或资助提供学前教育,执行同类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的民办幼儿园。当前,宁夏、云南、四川等18个省在“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扩大普惠性幼儿园覆盖面”“支持普惠性幼儿园发展”。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虞永平教授告诉记者,他通过长期对南京市各区进行专项调研发现,栖霞区万寿村地区出现较多的无证幼儿园,与该区住户的人员构成有关。“这里的外来务工人员和城市中低收入家庭较多,要忙于生计,平时照顾孩子的时间也较少。把孩子送到无证幼儿园,孩子既有人看管,收费也比正规的公办园和民办园低很多。”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提出要大力发展公立幼儿园,积极支持企事业单位举办幼儿园,采用政府购买措施来扶持民办幼儿园,在有条件的小学办学前班。

  专家分析

受访幼儿家长最支持哪类主体办幼儿园?调查显示,教育部门的支持率最高,其次是中小学,接下来是街道和社区、用人单位和私人等。

  公办园少,民办园“天价”

高可欣希望学前教育能尽快纳入义务教育体系。“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了学前教育的重要性。大多数家长当然希望孩子尽量进正规的幼儿园,师资水平有保障、费用合理。如果目前难以实现把学前教育全面纳入义务教育体系,也希望政府能不断加大在这方面的财政投入,减轻家长负担”。

  无证幼儿园存在便是合理?

  资料显示,南京市目前各类登记在册的幼儿园有400多所,其中真正的公办园还不到四分之一。而数月前一则“80个入学名额的公办幼儿园园长收800张条子”的新闻更让家长们意识到优质资源的稀缺,纷纷挤破头想把孩子往公办园里送。

  与公办幼儿园资源稀缺相比,民办园的数量不少,但其高价收费却让不少工薪阶层家庭的钱包很受伤。民办幼儿园由于需要承担场地、教学设施、租金、教师工资等各项办学费用,政府又没有相关补贴措施,因此只能通过调高收费来维持自身的生存和发展。据了解,民办园的收费普遍比公办园每月多出几百上千元,甚至每年5、6万元的“天价”幼儿园也不在少数。

  “无证幼儿园之所以能生存,归根结底是公办幼儿园数量太少、太难进,民办幼儿园由于其自身盈利的办学性质,收费过高,让经济条件不是特别好的家庭望而却步”,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虞永平教授表示,对于低收入家庭和外来务工人员而言,这些性价比极高的无证园虽是他们的无奈之举,也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对于万寿村地区目前存在的10多所无证幼儿园,栖霞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教育局和迈皋桥街道都非常重视,教育局目前已经准备在将来建设的经适房小区内配建幼儿园,但这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专家建言

  前景很美,还要有政策

  对无证幼儿园不能“一关了之”

  近日,江苏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公开征求意见稿)出台。教改纲要提出,要将学前教育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切实提高政府保障水平,逐步实现就近入园入托。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新增幼儿园应以政府举办为主。

  记者在万寿村地区调查得知,该地区以前建了大量的小产权房,因此没有按照教育局的规定配建相应的教育设施,公办幼儿园无法入驻。再加上该地区居民以外来务工人员为主、收入普遍不高,追逐利润的民办园对在这里办园基本没有兴趣。

  “有些地区公办园办不了、民办园不愿办,‘就近入托’的愿景很好,但实施起来困难很大”,虞永平教授指出,要彻底改变有些地区公办园进入难、民办园收费高、无证园遍地开花的现状,就必须想办法铲除产生问题的温床。其中,国家加大幼教事业的投入是最急迫也是最根本的一项措施。

  在加大政府投入的同时,民办幼儿园也必须规范。但对于眼下存在的无证幼儿园,虞永平教授建议,政府在管理上也不能“一刀切”:可成立由教育、卫生、安全、财政等各部门联合的专门机构,统一协调,下到基层对于幼儿园的生存状况进行定期调研。对于规模较大、条件较好的无证幼儿园进行政策和资金上的扶持,经过整改符合条件的颁发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对于规模较小、条件较差的幼儿园,可以进行补贴将其改造成为托幼点,由专家小组定期进行检查。对于办学条件仍然不合格的要给予坚决取缔。此外,还要建立成本核算机制。对登记在册的幼儿园进行定期成本核算,并及时适当地给予财政补贴,以缓解一些正规民办园的生存困境。

  幼儿学前教育

  尽快立法规范(记者手记)

  “对于万寿村附近存在的无证幼儿园,政府部门应加大对它们的管理处罚力度,等出了事再处理就迟了。”在采访中,一位教育界人士的观点代表了很大一部分市民的声音:无证幼儿园的存在虽然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但这些幼儿园管理失控、质量堪忧,一旦在安全、卫生等方面出现问题,对于孩子和家庭而言不堪设想。

  “如果撤掉了无证幼儿园,我们的孩子要去哪里上学?”这是很多家长面对记者脱口而出的问题。在走访中,万寿村地区大部分适龄幼儿家长普遍认为,无证幼儿园虽然在硬件设施上比正规园差距很大,但是考虑到价格低廉、交通方便,还是愿意把孩子交给它们。可见,在教育资源投入不均衡的眼下,无证幼儿园又是很多城市低收入家庭和外来务工人员无奈但又现实的选择。

  与其把矛头全部指向无证幼儿园,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虞永平教授表示,公众更应该关注这个现象背后的教育制度缺失问题。

  日前,江苏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公开征求意见稿)出台。教改纲要提出,要将学前教育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切实提高政府保障水平,逐步实现就近入园入托。

  教育部门开始重视幼教事业,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虞永平教授向记者表示,要根治幼儿教育阶段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江苏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的新增幼儿园公办为主的原则必须坚持。

  但不止一位专家指出,幼儿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其实质是,幼教事业并没有完全纳入国家法律层面的保护范围。像万寿村这样的城郊结合部,居民大多为城市低收入人群和外来务工人员。如果国家社会服务体系中没有关于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的具体规划,政府没有相关的法规与政策措施给予帮助与扶持,那么,让社会弱势群体子女也能享受优质教育资源只会是一纸空谈。

  曹雷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